-“野火?!”

“這東西乃是海岸對麵纔有的東西,我們東海岸這邊的七國,冇有誰家有。聽聞對岸的安息國曾盛極一時,就是被波斯用這東西炸燬了,波斯這才能吞併安息,掠奪走安息所有的財富和資源,如今成為對岸最所向披靡的強國。燕王,這個狗東西,為了拉下朕,竟然連整個京都洛城的百姓都置若罔顧!野火起,整個京城都會變成一片焦土!”

晉文帝越說越怒,恨不能立即將燕王捉進宮來,抽筋拔骨,茹毛飲血,才能解他這帝王之恨!

封商彥依舊是勸,“皇上息怒,冷靜,秦校尉和太傅發現了此事,既然送來密信,說明他們是有對策的,至於燕王和萬鐸,現在亦不是收網的好時機。現在京城的地下城內佈滿野火,咱們不能逼得狗急跳牆,而是應該化乾戈於無形。”

“對策?他們這信裡,並未提起。”

“送信人呢?”阮坤問道。

在軍中時,為了保證機密不被泄露,他們會把資訊一半寫在信上,一半口述給送信人。

這樣萬一被敵人捉住,送信人會立即服毒自儘。

秦鵬跟了阮坤這麼久,肯定也是用這種方法送的信。

晉文帝對魏連英使了個眼色,魏連英立即從殿外帶進來一個男人。

隻見這男人身高八尺,魁梧強壯,並冇有半點士兵的剛正,滿臉都是匪氣和邪氣。

但不知為何,這麼濃鬱的匪氣和邪氣,卻並冇有讓人看著不舒服,反而極易激起旁人的興趣。

“來人,抬起頭來。”

晉文帝顯然也被送信人的氣質給吸引了。

送信人毫無畏懼地抬起頭,目光如炬,像頭獵狼般,朝晉文帝看過來。

一時間,竟分不清是晉文帝在打量他,還是他在打量晉文帝。

魏連英尖聲嗬斥道,“大膽!誰許你這般看著皇上的!”

晉文帝擺擺手,用眼神示意魏連英不要說話。

卻目光和煦地朝送信人問道,“你們校尉,可有旁事交代?”

“校尉說,等皇上看完信,定要召我麵詢,確實交代了一番話。”

“道來。”

“校尉說,野火如洪水猛獸,而如今閘門握在燕王手裡,所以皇上不可輕舉妄動,務必要將地下城內的野火都清理出來,才能對付他們。而清理野火的第一步,要把火信找到。否則,他們萬一察覺到不對勁,隨時都可能惱羞成怒,引燃火信,就大勢晚矣。至於泉州那邊,校尉會用手上的幾萬人馬,死死堵住萬鐸的來路,燕王是萬鐸的槍,而萬鐸卻是燕王的智囊,隻要他們兩人無法彙合,就翻不出浪來。”

晉文帝點頭,秦慕修果然是秦慕修,他做事,永遠都是走一步算十步,將後麵的所有風險都算準了。

“校尉還說了,在地下城找野火和火引這件事,您可以到西角門子,找一個叫郝老三的人,他在行。”

晉文帝越發滿意,“你叫什麼名字?”

送信人用他那又野又狂的眼神,再一次掃到晉文帝臉上,“段天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