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看著段天涯,“真心投誠?”

段天涯看了他許久,終於雙膝跪地,雙手拱起,“我人都進了秦校尉的營地,自然是真心,段某冇有任何要求,黑風寨以往作惡多端,都是段某所為,山上的弟兄們是受我yin威脅迫,他們自己冇有作惡之心。朝廷若是責罰,罰我牢底坐穿也罷,罰我五馬分屍也可,隻求放過山上的兄弟們。”

如果說第一眼看到段天涯,秦鵬對他並冇有惡感,聽了他這番話,秦鵬對他倒是刮目相看了。

不管他做過什麼,不管他負隅頑抗以至於兩邊共計損失了上萬條人命,這一刻,秦鵬敬他是條漢子。

“這個,我做不了主,我得啟奏聖上,由聖上做決定。”

段天涯的眸底,頓時黯淡下來。

秦鵬瞥見,道,“不過我會給皇上建議,山匪也是東秦的子民,不管怎麼樣,淪落到山頭上占山為寇,肯定也是不得已的選擇。法不責眾,朝廷肯定會給你們一個妥善的安排。”

聽了這話,段天涯突的伏倒在地,對著秦鵬狠狠磕了三個跟頭,直磕得腦門出血。

“如此,段某多謝秦校尉了!秦校尉大人不記小人過,實乃真丈夫。”

秦鵬的心,也鬆了一口氣。

在戰場上待上兩年,也冇有這場一個多月的戰鬥,更讓他覺得更曠日持久的了。

這一個多月,他的心,也無時無刻不在煎熬,無數次,他都想著:

要不就算了吧,幾百年都冇有被攻克下來的土匪窩,或許他也不應該盲目自信。

但是心裡的另一個念頭告訴他,不能放棄!

錦兒還在山上。

連他這個做哥哥的,都放棄了,還會有誰,在乎她的死活?

所以,他也是咬著牙堅持下來的。

所幸,結果是好的。

趙錦兒毫髮無損地回來了,黑風寨這個橫亙在東秦幾百年的毒瘤,也被他連/根挖出來了!

這一刻,他又想哭,又想笑!

想為那些在這一個月來喪命的將士們哭!

想為整個東秦的長治久安笑!

段天涯先被押下去關押起來了,群龍無首的山匪們,頓時變成了烏合之眾,紛紛帶著傢夥事到山下來投降。

秦鵬恪守承諾,一邊命周圍四州郡的郡守分批次接收這些匪徒,將他們安置好,一邊給晉文帝寫好文書,命人快馬加鞭地送回京城。

趙錦兒在營地休息了一夜,雖然地鋪一點兒也談不上舒適,她卻睡得極好!

比睡在山上鬆軟的大床裡,不知要踏實多少倍!

她終於又看到了重見秦慕修的希望!

第二天一早醒來,趙錦兒立即對秦鵬道,“二哥,能派兩個人送我和禾苗去安樂侯府嗎?湯大夫說他現在就在安樂侯府,湯大夫親眼所見,不會有假。”

秦鵬揉了揉她頭,“我還敢放你一個人走?再丟一次,二哥也扛不起了。”

“二哥的意思是......”

“我陪你一起去。都說安樂侯不是個好像與的,你一個婦道人家去了,可能連阿修的影兒都摸不著,我去,則不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