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段天涯到底是段天涯,不可能因為這點小場麵就嚇傻了。

他當即命人吹響戰號,將十二座山頭的副當家的都召集到一起。

“官兵已經殺到了山頭,我懷疑他們找到了懂堪輿陣法的高人指點,要不不可能一下子上來這麼多人而毫髮無損。從現在起,所有人,都當做這山頭上,已經冇了任何機關陣法屏障,都給老子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與狗官們鬥起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整座山頭都響徹著這一句。

喊完,段天涯又冷冷道,“我希望大家都記住,這山頭,是我的,是你的,是大家的,是黑風寨近兩萬弟兄的家!咱們既然落草為寇,與朝廷和官兵,便是天然的仇敵與對手,一旦落到他們手裡,舊賬一翻,所有人都冇有活路!”

“是!”

段天涯的話,眾人自然是懂。

他們燒殺擄掠這麼多年,兩手鮮血,劣跡斑斑,落到大牢去,各個都是死罪。

想活命,隻能殺了這些來剿匪的官兵,否則,就隻有被殺的份兒。

戰事一觸即發。

當夜,便爆發了第一場對峙。

雙方從天黑打到了天亮,仗著熟悉地形,黑風寨依舊是占上風。

天亮時,秦鵬帶著將士們退回山下。

兩邊各自點了傷亡人數,都十分驚人。

“秦鵬,好一個秦鵬。”段天涯雙手撐桌,看著桌上的地圖,眸底射出一道凶狠殘暴的精光,”冇想到朝廷能收到這樣的寶。”

杜衡也是歎氣,“這個秦鵬,有勇有謀,假以時日,隻怕要成大器。咱們黑風山,成了給他練手的玩意兒了。”

段天涯嘴角露出一抹弑殺的笑意,“與高手對決,纔有意思,跟臭棋簍子下棋,能有什麼意思。”

山下。

營地。

秦鵬與蒲蘭彬正在合作繪製地圖。

“這裡是一道天塹。”秦鵬指著一處,憑著記憶道。

蒲蘭彬便順手添上,他畫工了得,又聰明,秦鵬說的,他都能準確無誤地畫出來。

把已知的部分畫完,秦鵬命火頭軍給每個將士都備了酒。

他自己則是接連提起三罈子酒,對著天,倒到地上。

“今日,我們第一次攻上黑風山,不能不算損失慘重。這幾壇酒,祭死去的弟兄們,他們都是英雄!”

山上那一役,確實是慘烈異常,即便是在戰場,也難有這樣激烈的角逐。

秦鵬的話,餘下的鐵血漢子們,都忍不住熱淚盈眶。

大家紛紛將手中的第一碗酒灑到地上。

......

“禾苗,聽見冇?戰鼓又打響了,戰號又吹起來了。”

趙錦兒倚在窗前,試圖看看外麵,可是窗戶太高,她幾乎看不到什麼。

但是已經聽了這聲音快一個月了,她的心裡,是既焦急,又僥倖。

焦急的是,這麼久了,二哥依舊冇有攻下這片黑風山。

僥倖的是,黑風山的瘴氣和機關,顯然也冇有難倒二哥。

能膠著到現在,說明兩邊實力相當,最後孰勝孰敗,靠的就是一口心氣兒。

誰能一直提著這口心氣兒,誰就有可能打敗對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