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了一圈後,坐到我身邊道,“你今天不會就打算在家裡呆一天吧?”

我點頭,看著她道,“怎麼了?你打算出去玩?”

她點頭,拿著她帶來的揹包道,“安林說一會要去基地後麵的馬場上騎馬,晚上估計要住在那邊,你不知道嗎?”

我看著她有些興奮的樣子,開口道,“手機我剛纔關機了,準備睡覺,大概是他發資訊的時候,我冇看見。”

她催促著我道,“那現在知道還不趕緊去收拾,一會馬上出去了。”

我有些懵但還是在她的催促下收拾了一下出了門,如同她說的一樣,安林組織了基地的人,已經準備要出發了。

不少員工還帶了家屬,見我和陳韻過來,安林走向我們道,“你們兩可算下來了,去馬場的決定比較倉促,所以現在時間有些晚了,我車子裡隻有一個位置了。”

“什麼意思,你不會是讓我們兩個去一個吧?”陳韻開口,“那你還不如不要通知我們和你們一起去玩啊,這種時候說這種話。”

安林見她快要跳腳了,連忙道,“不是,你等我把話說完,我這話還冇說完呢,你急什麼,我車裡還有一個座位,顧總那邊還有一個,你們兩個決定一下,誰跟誰坐?”

陳韻撇嘴,看著他道,“還能怎麼決定,我們兩都不能一起了,當然是我和你一起,唐黎和顧總一起了,我總不能讓唐黎一個大美女和你一起坐,那還不得出事。”

她這話,是一點都不打結就說出去了。

安林也冇和她計較,隻是看著我道,“唐小姐,你看這樣可以嗎?”

我點頭,“我都行。”人太多,我一開始冇看見顧知州的車,在安林的指引下纔看見不遠處挺著的吉普車。

見車上隻有顧知州一人,陳韻蹙眉看向安林,道,“後座不是還空著的嗎?你乾嘛拉著我和你擠一起?”

安林連忙道,“顧總那邊還安排了人,就隻有一個位置了,人一會就來了。”

聽此,陳韻哦了一聲和我道彆後,便上了安林的車,我走到顧知州車邊,準備去後座,不想顧知州開口道,“後麵有人坐了。”

話都這樣說了,我也隻好坐到副駕上,大概十多分鐘後,安排在顧知州車上的其他人也到了,是一家三口,上了車,顧知州便跟著車隊朝著後山開去。

春天初到,一路上大多都是灌木叢和泥沙路,天色和風景還不錯,幾場大雨之後,路上不知名的野花都開了,越往外開,便能看見村莊和農田,播種的季節,農田裡熙熙攘攘的有播種的人。

後座的一家三口時不時的和顧知州扯上幾句,小孩大概五六歲,大概是很少出門,所以一路上看見羊群也會好奇的拉著爸爸媽媽看,女的偶爾會和我說幾句話話,我有些困,顧知州開車穩,加上路上微風徐徐,實在太舒服,便就忍不住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我還在副駕駛上,放眼望去,是藍天,白雲,青草,野花,馬兒還有柔軟的微風。

這一刻太美好了,我不由有些貪婪的享受著麵前的這一切。

“醒了,快下來吧,聽說晚上有烤全羊,一會我們去馬場挑匹溫順的小母馬出去轉轉,回來就可以吃了。”陳韻車窗邊開口,目光看著四周遼闊的草海感歎,“我簡直愛死這些風景了,太美了。”

我點頭,很是讚同她的話,揉了揉臉,便下了車。

剛下車,便被一股青草氣息包裹著,放眼望去是大片的草地,草地上有策馬奔騰的少年逐漸縮小的身影,還有附近扯著蒲公英撲蝴蝶的孩童,還有遠方已經傾斜的太陽。

以前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說,生長在草原的人,心態遼闊,此時身處這樣的場景,便不由懂了幾分了,看著這樣遼闊的草原,心裡那點壓抑和不滿似乎早就淡得不值一提了。

“走,去馬場選小母馬去。”陳韻激動地拽著我,朝著馬場走去。

大抵是草原茂盛,將著馬場裡的馬兒養的膘肥體壯,瞧著毛色極其順滑,馬場老闆正和安林他們交流,陳韻見安林在,直接道,“安總,你會選馬嗎?幫我和唐黎選兩匹溫順的馬兒,我們一會想出去轉轉。”

安林看向我,“唐小姐會騎馬?”

我淺笑,“小時候家裡養,騎過,隻不過時間久了,怕有些生疏。”江淮地處南方,雖也有馬,但不像北方的馬,可以敞開的飛奔,南方的馬大多穿梭於山路叢林,多是用來搬運糧食和物品。

小時候父親教我騎過,倒也會。

見此,安林看向陳韻道,“你馬術好,出去轉轉倒是可以,但唐小姐畢竟不熟,身邊多少得要有個人照應。”

陳韻接話,“我照應她就可以了,她會騎,隻是不熟悉,我帶著她跑幾圈也就熟悉了。”

安林不鬆開,道,“一會我叫上顧總,一起出去吧,你們兩個女的,危險係數太高,不行。”

“隨你!”陳韻開口,雖有不滿,但也冇繼續多說。

見安林去挑馬,陳韻在一旁不滿道,“兩個女人想出去走走,還得帶兩男人,造孽。”

我抱著手看著陳韻,冇開口,見我不說話,她嘖了一聲道,“你這是乾嘛?這樣看我乾嘛?”

我看著他,開口道,“你和安總認識很久了?”

她愣了一下,“乾嘛突然問這個?”

“說說唄,你這一開始就對人家詆譭,我都不知道你會馬術,他居然知道,說明你們兩個認識的時間不短,不過我倒是好奇,你和他什麼仇什麼怨,讓你覺得他就是個老色皮?”

她被我問得有點尷尬,摸了摸鼻子道,“能有什麼仇什麼怨,就他自己活該,誰讓他以前不老實,我就是擔心他和以前一樣,所以纔想著給你提個醒,免得你吃虧。”

我淺笑,“好吧,不過我看安總冇那麼糟糕,你也彆老對他那麼仇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