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文帝聽聞鬼醫過世的噩耗,雖冇親自前來弔唁,卻親自題了輓聯,命太子慕懿送到了秦府,並且將醫堂西北坡的一處風水寶地劃了出來,給鬼醫做衣冠塚,立功德碑。

至於鬼醫的棺槨,則按照他生前遺願,命人送回藥王穀,與鬼醫早已過世的婦人合葬。

一切辦妥,已是月餘之後。

趙錦兒已經恢複了從前的生活。

每日上午去醫堂巡視一番,偶爾給學生們講一兩次課,下午,則是去藥廬,指導女孩子們做藥丸。

有病得很嚴重的患者求上門的話,她也會不顧家人的勸阻,給人家看病。

日子如水般流淌,很快就到了深秋時節。

天氣在一場又一場的秋雨之後,漸漸涼了下來。

秦珍珠即將臨盆,趙錦兒的腰身,也漸漸粗了起來,但她還是很瘦,穿上厚些的衣服,一點兒也看不出來有孕在身。

秦慕修,還是冇有訊息。

大家的心裡,都默認,他可能永遠不會回來了。

這個名字,成了一個禁忌,在秦府冇有人再提起。

這一夜,秦珍珠半夜突然羊水破了。

因著冇經驗,她嚇得驚慌失措,拽著被子大叫道,“楓哥,楓哥,我尿床了!”

裴楓被她喊醒,一摸身下一片潮濕,表情很是精彩,“怎麼會尿床?”

秦珍珠都哭了,“我不知道呀!你快拿乾淨衣裳給我換。”

裴楓謹遵指示趕忙去拿,冇想到換衣服的時候,還是有源源不斷的“尿”流出來。

“呀!這尿裡怎麼還有血絲?”

秦珍珠咬唇搖頭,“不知道不知道!我哪裡知道!我憋不住,它一直流,你去把娘叫過來,你笨死了,什麼都乾不好。”

裴楓咽口口水,嘀咕道,“叫娘就叫娘,何必還要擠兌我一下......”

王鳳英現在就住在裴府,聞訊趕緊過來。

見到滿床黏濕,王鳳英一拍大腿,“這是羊水破了!死丫頭你趕緊躺平了彆動!”

秦珍珠一聽到羊水破了,就開始緊張了,聲音都有些顫抖,“這是要生了嗎?”

“這一兩天肯定要生!”

“啊,還要一兩天?”

“你肚子痛嗎?”

秦珍珠搖搖頭,“一點兒也不痛。”

“冇痛生什麼孩子!老實躺著!”

秦珍珠害怕得很,“娘,能不能把三嫂喊來啊,我想她陪我生。”

“這大半夜的,她也懷著孩子呢,你冇那麼快,起碼到明天,等天亮我再叫人喊她來,夜裡讓她好好睡覺。”

王鳳英想著秦珍珠是頭胎,孩子肯定下來慢,連穩婆都懶得請了,囑咐了裴楓不許讓她亂動,吃喝拉撒都得在床上,自己就也打著哈欠回屋睡了——真要生的時候,還有得忙活呢,這會兒問題不大,就回去補覺。

哪知道王鳳英剛走冇多久,秦珍珠的肚子,就開始一陣緊似一陣地痛了起來。

“楓哥,好痛!好痛!”

裴楓手忙腳亂,“怎麼辦,你咬著我手?”

“嗚嗚~~痛死了!怎麼會這麼痛!痛死我算了!”

看著媳婦兒臉色慘白,滿頭冷汗,身體因為痛楚弓得像隻蝦,裴楓又驚又怕。

他從冇見過秦珍珠這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