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修又淡淡道。

眾人的心情,這才稍稍緩解些。

幾人跟著侍衛、衙差等人足足忙活到太陽快下山。

陵園裡有供守陵人住的廂屋,守陵人做了些簡單的飯菜,喊眾人進去墊墊肚子。

雖是粗茶淡飯,但大家餓得很了,倒都吃得很香。

“天色已晚,太子,您和太傅先回城吧,我帶著人將方圓都搜查一番,高祖的棺槨不比尋常人家的棺材,白日是不好運走的,要偷運,肯定也是夜深人靜時。”

“不,本宮不回了,今晚和封大人一起。”

秦慕修想了想,“我回去一趟,與錦兒交代一下,要不她不知發生了什麼,肯定要擔心。順便探探城裡的風聲,賊人不見得就一定要四周逃,有可能混進了城中,也未可知。”

封商彥點頭,“有這種可能,那城裡就交給你了。”

秦慕修獨自策馬回了城,先找到了郝老三。

將事情告訴了他。

郝老三大驚失色,“這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連高祖的陵墓都敢動!”

“你隻管讓阿大他們把所有宗親、近臣都看住,但凡有異常的,都報給我。”

郝老三應是,“阿大他們旁的不行,盯梢最是在行。”

交代完郝老三,秦慕修拍拍身上的泥灰,纔回到家。

已是月上中梢,趙錦兒今日難得早早從醫堂回來,等了半天冇有等到相公,乾脆跑到門口守著。

昏黃的燈籠下,她纖瘦的身影亭亭玉立,早已不是剛嫁過來那副瘦小乾枯的模樣了。

雖然還是瘦,但該有肉的地方,一點兒也冇有閒著,都長得很勻停。

飽滿的鵝蛋臉上,也不再滿是稚氣,眼角眉梢都嫵媚和風情。

遠遠地瞧見了秦慕修,她像隻開心的小燕子般,張開手臂飛奔過來。

秦慕修接住她,“怎麼等在門口?”

“反正也是閒來無事。”

“不是想我?”

趙錦兒抿著嘴你捏了他胸口一把,“早晨才分開,想你作甚?”

“哦,不是想我,那我收拾幾件衣服還是走吧。”

趙錦兒頓時急了,“走?走到哪裡去?”

“皇陵。”

“皇陵是出了什麼事嗎?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裡麵說。”秦慕修壓住趙錦兒的肩膀,湊到她耳邊低聲道,“高祖的墳塋被挖開,棺槨被盜了。”

趙錦兒身子都驚得僵了,“啊?何人這般大膽!”

“不知。據守陵人說,昨晚巡視都還是好好地,今早皇上快到的時候,才發現了不對勁。”

“我們鄉下都知道,掘人祖墳,是要遭天打雷劈的!這人得是多大的膽子,竟然敢掘高祖的墳。天不劈他,皇上都要將他碎屍萬段!”

秦慕修直接洗了個澡,換上乾淨衣裳,直接去了書房。

“你不睡嗎?”趙錦兒有些心疼丈夫,“一早就出門了,還是先去歇息一會吧。”

秦慕修搖搖頭,“乖,你自己去睡,我要想點事兒。”

看著心事重重的相公,趙錦兒不忍打擾他,隻好自去睡了。

自打看到那塊纂刻著先先帝遺詔的石牌,他就開始心神不寧了。

那是他父皇的登基詔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