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文帝冇有理會她,而是冷冷道,“你就冇有想過萬華嗎?高麗百姓無辜,萬華就不無辜嗎?”

玉嬪如雷震耳,一雙眼睛差點瞪出來。

“皇上!萬華什麼都不知道,萬華是您唯一的女兒......”

晉文帝冷入冰霜,“你哀求朕趁早把萬華嫁出去,就是怕東窗事發,影響了她的姻緣,是吧?”

玉嬪咬唇搖頭,“不是,不是,臣妾真的是自覺命不久矣,怕看不到她出嫁......在萬華的事情上,臣妾從未算計過皇上!”

“算計,算計,甚好。”晉文帝點了點頭,“朕英明一世,冇想到被個番邦低賤女人,算計成這般!來人呐!去大理寺,把權燕西提進來!”

如果說玉嬪從進來開始,都隻是抱著赴死的決心,這一刻,她的眼神,纔是真的怕了。

“燕郎......你們把燕郎抓起來了?!燕郎是無辜的,他什麼事都不知道!皇上,您不能這樣!皇上,您不能這樣!臣妾求求您了!臣妾給您磕頭!”

她越是求,晉文帝的眼底,越是湧起洶湧的憤怒,在權燕西被帶進來的那一刹那,變作冰冷的諷刺。

“你唸了半輩子的人來了,你冇話跟他說嗎?”

玉嬪看都不敢看權燕西一眼,隻是哀聲苦求著,“皇上,臣妾知錯了,要打要剮,悉聽尊便,燕郎真的是無辜的!他來東秦,也不過是老老實實地做生意謀生,臣妾與萬華純粹是巧合才走進他的鋪子,此言若虛,臣妾願遭天打雷劈!”

晉文帝輕蔑地看著跪在地上權燕西,“你有什麼話要講?”

權燕西看著玉嬪,隻道一句,“彆求他,你我都冇有錯。”

“大膽!”

晉文帝拔下身旁侍衛的佩劍,狠狠一擲。

他自幼習武,腕力驚人,這一擲,便將劍身直直插/入了權燕西的胸口內。

權燕西也是個漢子,竟是一聲冇吭。

鮮血濺到玉嬪蒼白的臉上,她尖叫起來。

再也剋製不住,爬到權燕西身邊,“燕郎,燕郎!”

權燕西目光溫柔地笑道,“冇什麼,彆哭。”

玉嬪搖著頭,“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你我既結同心,何來拖累之說?”

“好一個郎情妾意。”晉文帝微眯著眼睛,“你們既然這般情深意篤,朕就成全了你們。”

“來人呐,將權燕西,挖去眼睛,割掉鼻子,切了舌頭,鏟去耳朵,剁掉四肢,做成/人彘!千萬彆把他弄死了,用罈子養起來,就放在回月宮的院子裡,讓玉嬪每日看著。”

“啊!啊!不要,不要啊!”玉嬪驚聲尖叫起來。

晉文帝冷冷看著她,“你敢自戕,朕就褫奪了萬華的封號,將她貶為庶人,流放邊疆!”

玉嬪癱軟在地,已經冇了力氣和聲音,隻喃喃低語,“不要,不要......”

晉文帝又對權燕西道,“你不是愛她愛得死去活來嗎?你若敢自儘,朕就將她扔進最低賤的窯子,千人騎,萬人枕!你們,從現在開始,必須日日相對,好好地恩愛給朕瞧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