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慕修重複一遍。

張芳芳還冇反應過來呢,秦珍珠已經探出頭來。

“娘也覺得這事兒賺錢?我就知道!這是大好事嘛!老闆人很好的,你們要是有閒錢想放,我去問問他能不能幫忙,他門路很多的,到時候就讓他按照租金的比例給你們利錢,一千兩一年就能收一百二十兩,到哪裡能掙到這個錢呀!”

秦慕修很感興趣的樣子,“確實很可觀,大娘和你三嫂手裡,都存了點錢,所以才追過來問問。”

張芳芳和秦珍珠不一樣,這樁事幾乎是秦珍珠推著她辦的,一直到現在,她心裡都還惴惴不安的,總有種飄在天上、不腳踏實地的感覺。

聽到秦慕修他們還想往裡投錢,便道,“還是等等看再說吧!我們現在也在摸索,等出結果了,你們再跟著投不遲。”

秦珍珠卻道,“早一天就多一天的利錢呀!這事兒有什麼好等的。”

秦慕修也道,“冇錯,這種賺錢的事兒,趕早不趕晚,你們快些幫我們問問。”

畢竟問晚了,老闆可能真的就跑路了。

“好吧,老闆說今天會來給我們送租契,等會兒我就跟他說。”

秦慕修道,“好,我跟裴楓先去上衙,他要是願意幫忙,就約晚上在隔壁的茶樓見麵詳談。你跟他說,我們手裡大概有五千兩。”

中午時分,老闆送了一份租契來。

秦珍珠趕忙把家裡人還想找他放印子說出來。

老闆一聽,兩眼放光。

但他還是做出一副欲擒故縱的姿態來,“啊呀,家裡人啊,這個,我考慮考慮吧。”

秦珍珠急了,“怎麼還要考慮啊!您不都說了,您門路很多,多五千兩還放不出去嗎?”

老闆笑道,“你們是我的租客,長長久久的合作關係,我才願意淘這個神,你家裡人嘛......畢竟跟我也冇甚關係,我何必呢......”

秦珍珠求道,“你就當是我的錢不就好了,咱們還按照一千兩一年一百二的利息,您也能賺點兒不是。”

老闆連連擺手,“那可不敢說,我也不賺什麼,純粹是想幫你們租客減輕一點負擔而已。”

張芳芳覺得老闆是拿腔作勢,秦珍珠卻很相信他。

繼續苦苦哀求,“您幫我把家裡人的錢也放出去,我們肯定更長久地租你的房子是不是?”

老闆半晌才半推半就地應了,“那好吧,我是看在你們兩位小夫人的麵子上,旁人我可不兜這個事兒。”

秦珍珠感恩戴德道,“老闆您放心,我們會記在心裡的,您這鋪子,我們也是打算長久租的。您晚上有空嗎?我家人晚上來見您麵談可以嗎?”

老闆點頭,“可以。”

“就在隔壁茶樓,大概申時左右來。”

“冇問題。”

申時一刻,秦慕修和裴楓一同趕到。

早早等在茶樓的老闆,看到這兩人,頓時有點慌。

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會被騙的二傻子啊。

兩人坐到他對麵,秦慕修直截了當問道,“聽舍妹說,老闆您有門路放印子?”

老闆穩了穩神,“是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