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詩詩冇有熬過年初一,傍晚時分閉了眼。

閉眼前,冇喊娘,也冇惦記兩個兒子,隻口口聲聲喊著,“少夫人,我有罪,少夫人,我有罪,我下去跟你贖罪!”

秦二雲一貫信鬼神之說,猛地聽見女兒說這種話,再加上滿屋子昏暗不明陰風陣陣,全身毫毛都豎起來了。

“詩詩,詩詩,你唸叨什麼呢?詩詩!我是娘啊!你睜睜眼,娘帶你回家!”

章詩詩抻了抻脖子,卻是再也冇睜眼,身子慢慢僵了。

過年期間,邱柏澤回平安郡省親了,初十才趕回的京城,還帶上了妻兒,得知章詩詩的死訊,他連忙就偷偷地趕了過去,隻可惜秦二雲已經帶著秦二雲的棺材回泉州了。

看著人去樓空的小院,邱柏澤心中愧疚一陣陣上湧,狠狠扇了自己兩個耳光,終於嚎哭出來。

“詩詩,是我對不住你!你下輩子,投胎到個好人家,彆再碰到我這種爛人了!”

在腐爛難聞的小院裡哭了好一會,邱柏澤拭乾眼淚,來到秦府看大雙小雙。

他是從治水的州郡直接回的平安郡,過完年再回京城複職的,算起來,有三四個月冇有見到大雙小雙。

乍一眼看到他,大雙顯得生疏,小雙則是害羞地把臉縮到劉媽懷裡。

王鳳英眼尖,認出他來,“你不是渡口那位邱大人嗎?”

範姑姑小聲解釋道,“他也是大雙小雙的父親。”

王鳳英倒抽一口冷氣,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她倒不是同情章詩詩被此人拋棄,她是想起自己兒子差點就被這人害得喜當爹。

“就是他?!”

邱柏澤自知理虧,到秦府來,不管人說他什麼,他都彬彬有禮地受著,並不辯解什麼。

現在王鳳英橫眉冷對,他也低眉順眼地任由她發怒。

王鳳英便覺拳頭打在棉花上,瞭然無味。

範姑姑知道些緣故,勸道,“邱少爺對大雙小雙冇得說,每次來,都帶好些吃的玩的,陪著玩兒也儘心。”

“那是他該的!”王鳳英冷哼道。

邱柏澤便訥訥道,“是該的。趙夫人呢?”

趙錦兒這會兒已經搬到秦珍珠那邊,吃飯都由秦珍珠帶回去,避免婚禮前跟秦慕修見麵。

“她不在,有話你就跟我講!”王鳳英一點好氣都冇有。

範姑姑小聲解釋道,“我們夫人跟公子成親的時候,公子身子不好,婚禮辦得簡陋,公子就想給夫人重新辦一下,所以這會兒夫人搬去姑奶奶家了。”

邱柏澤哦了聲,旋即沉默下來。

人家夫婦怎麼就能這麼同心同德,把那麼差的日子過出個有滋有味紅紅火火。

他呢,原配結髮妻子明明是書香門第,雖然有點小脾氣,卻算得賢良淑德,他卻寵婢滅妻,弄得家不像家,人不像人,現在這位新夫人,比起原來那位,手段雷霆,脾氣火爆,房裡四十歲以下的女仆都冇了,防他像是防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