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將死,縱使晉文帝是個鐵骨錚錚的帝王,此刻也不由跟年幼的兒子一樣淚如泉湧。

趙錦兒連忙上前,對著晉文帝的耳朵輕聲道,“皇上,鬼醫來了,您是真的有救了!”

晉文帝愕然怔住,“你、你說什麼?”

“鬼醫來了!”

“不是騙朕吧?”

“騙您是欺君大嘴,民女怎麼敢!”

晉文帝鬆口氣,眼神巴巴地朝趙錦兒身後看去。

鬼醫緩步走到床前,摸出那顆舉世無三珍貴無比的雪蓮丸,“皇上病得太重,吞不下丸藥,拿蜂蜜水或者牛奶將藥融開再喂他。”

晉文帝看著鬼醫蒼老的容顏,聽著他沉穩沙啞的嗓音,突然就笑了。

他也覺得自己有救了。

他乃九五之尊,若不是有十成把握,若不是鬼醫本人,誰敢在他麵前如此風輕雲淡!

饒是已經好幾日水米未進,嗓子就像黏住了一樣,藥水端來之時,晉文帝還是一口氣就喝光了。

清香中帶著淡淡苦味的藥汁,對此刻的晉文帝來說,比瓊漿玉露還要好喝!

喝完藥,鬼醫又給他餵了一粒安眠丸。

待晉文帝沉沉酣睡過去,鬼醫親自施針,從幾個大脈為他放血。

放足滿滿一碗發青的血水之後,鬼醫封了針。

“瞧見冇?”

趙錦兒愣了愣,“外公您是在問我嗎?”

“當然。”

趙錦兒眨巴眨巴眼睛,“瞧是瞧著了,但是不太懂。”

“這有什麼不懂的,天池雪蓮是解毒聖品,可以一舉保住皇上的性命。但皇上的毒中得太深、太久,光靠雪蓮,很難讓他儘快恢複,這種時候,咱們大夫就得藉助鍼灸術,幫他放出毒血。肝生血,一個人隻要肝脾康健,就能無時無刻地生出新鮮的血液來,咱們利用這一點,每日幫他放一點毒血,他再生一點新血,久而久之,就可以將他體內的毒素大而化之。”

鬼醫彷彿閒話家常似的,把之前讓趙錦兒束手無策的餘毒,說得輕鬆無比。

但實操起來,可冇這麼簡單,考的是一個大夫的見識、經驗、手法,還有用藥的精準與否,每一步差之毫厘,治療的效果,便能謬之千裡。

“明日就交給你來了,老夫在旁看著。”鬼醫丟下這句話,便打了個哈欠,“給老夫弄間屋子,老夫想睡覺。”

治療的過程看起來風輕雲淡,那是因為他的醫術已臻化境,其實那些細微的操作,極耗精神,畢竟是百歲老人,鬼醫覺得有些累了。

這些天一直跟在晉文帝身旁伺候的魏連英,趕忙弓著背過來,“神醫跟奴婢來!奴婢給您安排!”

鬼醫覷他一眼,知道是宦官,冇說什麼。

魏連英將他帶到一間極其舒適的廂房裡,恭敬中不乏討好道,“神醫,您瞧瞧這裡您還滿意嗎?若不滿意,奴婢命人重新收拾。”

鬼醫揮揮手,“很好了。”

魏連英親自過去把被角掀開,又端來一盆洗腳水,要伺候鬼醫洗腳。

鬼醫被他弄得有點煩,“不需要,老夫現在隻想睡覺,你彆在老夫跟前晃了,晃得老夫頭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