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代明君,晉文帝怎麼會不知道扶桑的困局。

他也知道扶桑按照現在的規製,能交上就不錯了,加是不可能加的。

之所以這麼盛氣淩人,隻是為殺殺寶木川的威風,誰叫他來的時候那麼大言不慚。

現在寶木川的精氣神兒,已經全被抽乾,徹底服軟,晉文帝也就懶得再跟他囉嗦,擺出一副大方的高姿態。

佯模佯樣長歎一口氣,“哎!東秦與扶桑一衣帶水,扶桑百姓受苦受難,我們東秦自冇有袖手旁觀的道理,這樣吧,之前使臣所說的輸了就加兩成的話,朕允你收回,以後,還是按照舊製來。”

寶木川硬撐著一口氣,才走出大雄寶殿,到了無人看到的甬道,扶著牆壁就是一口熱血吐出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東秦,冇損失一分一毫,白贏了友愛鄰國的仁厚名聲。

說是贏麻了也不為過。

慕懿這次把事情辦得漂亮,晉文帝藉機給他封王,封號為平,單獨開府,待工部將王府修繕好,就可以搬離皇宮,自立門戶。

這是個強烈的信號。

很多嗅覺敏銳的大臣,立即嗅到了一些味道。

紛紛想去巴結巴結慕懿,就算暫時不站隊不表態,在他麵前走動走動,萬一將來人家出息了,也有個準備。

奈何慕懿目前還住在宮中,輕易並不出宮,他們冇有機會直接見慕懿。

有些人就開始想其他點子:見不到三殿下本人,那就見他身邊最倚重的人,秦慕修不是住在宮外麼!

於是,這幾天秦慕修和趙錦兒的門檻,簡直要被踏破了。

送禮的,套近乎的,探口風的,什麼人都有。

秦慕修倒也不嫌煩,耐心地一一應酬著。

他行止有度,談吐高明,不卑不亢,明明是冷漠冰冷的性子,卻能遊刃有餘地將所有來客都招待得儘興而歸。

來拜訪過的人,私底下都說,“怪不得平王這樣倚重此人,這人往那一站,簡直就是根定海神針。”

每每這個時候,趙錦兒對相公的敬佩,簡直滿得快要溢位來。

“相公,你怎麼那麼厲害,那些官員大臣的,多刁鑽啊,你竟然能把他們都搞定。”

秦慕修其實也挺疲憊的,隻是,他從不表現出來。

他摸摸媳婦兒的後腦勺,“這也冇什麼難的,就像你看病對症下藥,招待這些刁鑽的客人,隻要抓住他們的特點和心態,攻其弱、捧其長,就好解決了。”

趙錦兒忍不住捂嘴直笑,“那些官員要是知道自己被你當成病灶對付,隻怕要氣歪了嘴。”

小媳婦的如花笑靨,讓秦慕修掃儘所有煩惱與不耐。

展臂將她擁入懷中,“這些天忙著與扶桑比試的事兒,都冇空陪你,明天我跟慕懿告了一天假,陪你帶大雙小雙出去轉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