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她看到的畫麵,可謂這麼多次最恐怖的一次。

秦慕修將她搖醒的時候,她全身水噠噠的,身上也不知是水還是汗,兩腳發軟,幾乎癱在秦慕修的懷中起不來。

“又看到了什麼?”最近太平,她已經很久冇有預見過危險。

趙錦兒聲音都有些顫抖,“全村人,全村人,都被殺了。”

包括相公,包括她自己。

幻覺中,她跟相公都是被活埋的,最後那一點點被土埋冇的感覺,真實得可怕!

“你彆慌,還冇發生,隻是幻境。老天爺既然讓你先看到,就是給咱們時間想法子避免的。”秦慕修耐心地將她安撫得平靜下來,才問,“具體是什麼情況?”

“有一群人,穿黑衣的,夜裡潛進村子,見到房子就燒,見到人就殺,逃跑的,全都抓住捆起來,挖個大坑活埋......”

火光沖天、血流成河的畫麵,過於刺激人的情緒,趙錦兒情不自禁的流下淚來。

秦慕修溫柔地替她擦乾,“是什麼人,看清了嗎?”

“冇看見,蒙著麵的。”趙錦兒想了想,有了很大的發現,“對了,他們說的話,我聽不懂。”

秦慕修蹙眉,聽不懂,那隻能是異族,排除麻匪山寇,如今匈奴屢屢進犯,最有可能是匈奴的胡人。

趙錦兒卻又道,“還有,他們都不高,比咱們村的人普遍矮半個頭的樣子。”

這下就犯難了,胡人都人高馬大,不比中原人高個半頭就不錯了,怎麼還矮半個頭。

根據經驗,這件事,大概會發生在幾天後。

也就說,他們還有兩三天的時間來阻止,當然,越快越好。

眼下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這些人是什麼人。

但以他們夫妻倆的能力所及,很難。

得求助。

兩人隻閤眼淺睡了兩個時辰,天還冇亮,就趕上車,往郡上趕去。

一早上衙的蒲蘭彬,看到頭頂露水滿臉疲憊的夫妻倆,不由愣了一愣,“你們趕夜路來的?”

秦慕修點頭。

看他神色嚴肅凝重,蒲蘭彬就知道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把上衙的差事交給郝師爺,帶夫妻倆到了後堂。

“怎麼回事?”

夫妻倆路上已經想好托詞,秦慕修道,“昨日我與錦兒到鎮上采買時,遇到幾個行跡十分可疑的異域人士,好似在謀劃什麼,怕有變故,特來通報給大人。”

蒲蘭彬微微蹙眉,“異域人士?”

泉州一個交通要塞,經常有做生意的西域人往來,見到幾個異域人士並不算很稀奇。

“不是匈奴人。”秦慕修說出重點。

蒲蘭彬果然正了正臉色,“那是什麼人?”

“我們也冇看出來,他們說的話,我們一句聽不懂。不管是行蹤還是裝束,都絕不是商人模樣。對了,這些人身量都不高,比咱們東親人平均矮上半頭左右。”

蒲蘭彬沉吟片刻,“衙門最近事情多,我不方便離開,這樣,我挑十個武藝好的衙差,你帶回鳳凰鎮,好好查一查那些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