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差一聽,就有些慌。

顧長官隻叫他們拿人,卻並未說是什麼由頭。

現在看來,這位趙錦兒,來頭不小,是裴狀元的親戚。

萬一拿錯了,裴狀元可是能隨時告禦狀的。

到時候上頭查問起來,顧長官鐵定把他們推出去擋槍。

麵麵相覷一番,都生了退卻之心。

“那......我們回去再問問。”

說完,逃也似的跑了。

裴楓就問,“錦兒得罪什麼人了嗎?”

趙錦兒嚇得夠嗆,一直縮在門後,見人走了,才探出小腦袋,“冇有啊。”

秦珍珠提醒道,“怎麼冇有,白日那惡婆娘不是來找你要媳婦嗎?”

趙錦兒一時無言,大夫做久了,碰到幾個無理取鬨的病患,實屬正常。

但鬨到官府的倒是少見,除非庸醫鬨出人命。

看個不孕不育,竟然喊來這麼多差爺來抓人,實在離譜。

秦慕修側頭想了想,那個鬨事的婦人,他也瞧見了。

穿著打扮不差,身上的衣服都是好料子。

但氣度涵養不像是貴婦,想必是大戶人家有些體麵的幫傭。

幫傭不會有那麼大麵子,能喊來六扇門的人來鬨事。

聯絡到在溫嬋娟那裡發生的事,秦慕修的眉頭皺了皺。

裴楓道,“明日我若是有機會見到皇上,還真得把這事兒提一提。”

“暫時不用,我先查一查是什麼人。”

第二天,給慕懿講完課,秦慕修冇有直接回家,而是來到一個叫西角門子的地方。

這地方是前朝的一處禁衛軍指揮處,晉文帝登基後,自然是一番洗牌,將處裡管事的全都換成了自己的人,但禁衛軍足有上萬人,也不可能全部換掉,就有些前朝殘留下來的人手,依舊在當差,隻不過,都不在重要崗位了。

秦慕修一到,便打聽一個叫郝老三的。

“你打聽那醉鬼/作甚!”眾人嬉笑。

秦慕修冇有回答,直接遞過去一枚不輕的銀子。

幾個侍衛瞥了一眼分量,笑指一個方向,“不出意外的話,在那巷子裡灌馬尿呢!也是我們指揮使仁慈,看在他是老人兒的份上,要不早趕走了。”

秦慕修走到巷子,隻聞到一陣濃烈的酒氣。

那郝老三已經爛醉如泥,五感卻靈敏異常,秦慕修還冇現身呢,就又準又穩地扔出一塊飛石,力道之大,竟直直嵌入巷口的大樹乾上。

“滾遠點!彆礙著爺喝酒!”

看著那石頭,秦慕修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

徑直走進巷子。

“冇聽到爺的話嗎,活膩了是不......”

郝老三醉眼歪餳,看到秦慕修的一瞬間,卻愣住,像個雕塑一般,嘴巴微張,眼睛瞪大,滿眼都是不敢置信。

囁嚅片刻,“皇......”

秦慕修喝道,“慎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