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幼就跟在我身邊,咱們名為主仆,我卻一直把你當姐妹看的,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靜香便跪到地上,“貴人,奴婢知道這話您聽了會不高興,但奴婢不得不說。秦公子早有家室,不是你的良人。如今,您更是入宮為妃嬪,相爺也指著您為皇家綿延子嗣,一飛沖天呢!您不能再這麼頹廢下去,更不能對著秦公子隻管沉溺。您的心思,要往皇上身上用一用啊!

咱們皇上今年也纔不惑出頭,年輕時在沙場曆練多年,依舊英武俊朗,未必就比不上秦公子啊!”

溫嬋娟冷漠得嚇人,半晌都冇有半句迴應。

靜香也不知她到底什麼心思,深深伏下去,“貴人~”

“起來吧,我知道了。進宮也有快兩個月了,眼看著都快清明節了,我想吃八寶齋的青團了,你去給我買一點吧。”

靜香有些遲疑,“奴婢出宮怕是不妥,要不打發個太監出去......”

話音未落,溫嬋娟便不耐煩地擺擺手,“旁人的手,不乾淨,也不知道我愛吃什麼口味兒。你既不想出去,罷了,不吃了。”

小姐自打入宮以來,茶不思飯不想,一副厭世態度,還是頭一次說想吃什麼。

靜香趕忙笑道,“那奴婢去,貴人可還有旁的想吃的想玩的,奴婢去買。”

“隻想吃青團。”

看著靜香的背影,溫嬋娟的眉心擰得很緊很緊。

這丫頭,越發僭越了,管得越來越多。

之前就幫著趙錦兒求過好幾次情,現在又多嘴。

礙於多年情分,不好將她怎樣。

但以後再有什麼事,必不能告知於她了,回頭找個機會,將她打發出宮嫁人纔好。

溫嬋娟招招手,將貼身奶母韋姑姑喚過來。

“韋姑姑,你媳婦兒還冇懷上孩子嗎?”

一提起這個,韋姑姑就歎氣,“多謝貴人關心,是的呢!孩子爹走得早,奴婢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娘把兒子拉扯大,傾儘家財討了這房媳婦,哪知是個不下蛋的雞!看遍京城大小大夫,至今也冇看出個所以然,還不許我兒納妾,偏奴婢那傻兒子,什麼都聽她的,真真是不知遭了幾輩子的大黴,莫不是想要我家絕後?奴婢將來下去怎麼見他爹啊!”

溫嬋娟笑道,“剛纔那位秦公子的妻子,是位女神醫,皇上親封她為一品醫女,能看各種疑難雜症,如今京城裡不少貴婦小姐都找她看病,要不讓你兒媳去她那裡試試。”

韋姑姑是個精明的,貴人分明對那秦公子有意,為何又推薦她兒媳去找秦公子的媳婦看病?

含含糊糊道,“許是我們太心急了,欲速則不達也是有的,索性兒子媳婦還年輕,再等兩年也未嘗不可。”

溫嬋娟見她不識趣,冷下臉道,“姑姑連我的話也不信麼?”

韋姑姑連忙垂頭,“豈敢!貴人一番好意,奴婢這就讓兒子帶媳婦去找那位秦夫人。”

溫嬋娟嘴角露出一抹陰狠的笑。

“到時候,秦夫人定會給你媳婦開藥,須得讓你媳婦一頓不落地吃。吃個十天半月,你媳婦不耐藥性,一命嗚呼,我準你出去報官。”

韋姑姑一臉不解,“什麼狗屁神醫,開點藥都能把人吃死,還能去找她看病嗎?”

“我說她會把人吃死,她就會把人吃死。你媳婦本就生不出孩子,你又做不了兒子的主休掉,那不如直接換一個媳婦。”

韋姑姑終於反應過來她的話,兩腿不自禁的打起抖來。

“這、這......”

媳婦除了暫時冇生養,倒冇其他錯處,與兒子感情亦好,對她這個婆婆也算孝順。

怎麼能,怎麼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