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22章

連大門都不讓進。

“沈家太過分了!”北北有些惱怒道,“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侯府爵位都冇了,還要什麼臉?”蕭令月聳聳肩。

她當然也不稀罕留在沈家,早就做好了帶著北北搬出去的準備。

但是現在還不行。

她和北北的行李還在沈家,包括她常用的金針、給北北配的藥,這些都得拿回來。

其次,還有“沈晚”和鎮北侯定親的那個玉鐲,也收在沈家庫房,蕭令月答應過楚元啟,要把玉鐲還給他,纔好解決“沈晚”身上的婚約。

管家不耐煩地道:“你快點走!彆堵在侯府門口,讓老爺知道了生氣。”

蕭令月道:“要走可以,把我的行李還給我。”

管家嗤笑:“什麼行李?早就被老爺扔出去了,你要是想要,去後門找吧!”

“你說什麼?”蕭令月臉色微變。

管家不理她了。

蕭令月帶著北北趕到後門。

侯府的後門開在一條巷子裡,平時都是給下人進出的。

地麵不乾淨,角落裡積著汙水,散發著一股酸臭怪味。

蕭令月一眼就看到自己和北北的東西被丟在汙水中,包裹散開,像是被人扒拉過,如同垃圾一樣散落在地上。

蕭令月鐵青著臉,快步走過去。

北北的狐裘披風,和一些值錢東西都不見了。

她常用的金針也不見了。

其他東西都滾在汙水裡,狼藉一片,全都臟得不能用了。

北北心疼地蹲下來,撿起一塊摔壞的玉佩:“這是孃親以前送給我的,都砸壞了,還有孃親常用的東西,也都不見了。”

他掏出小手帕,擦了擦玉佩上的汙漬,眼神有些幽冷。

蕭令月拉起他,寒聲道:“不用撿,是誰扔的,我就讓誰跪在地上給我撿回來!”

蕭令月牽著北北迴到正門口。

管家還守在門口,語氣越發不耐煩:“你怎麼又回來了?都說了侯府不歡迎你,趕緊走!”

“北北,你站到旁邊去。”

蕭令月冇理會管家的話,伸手將北北推到一旁,獨自站在大門口。

管家警惕道:“你想乾什麼?”

蕭令月冷笑一聲,驀地抽出腰間軟劍,一劍刺入門縫中。

鋒利的劍尖如閃電般,停在門後管家的鼻尖前。

“啊!”管家瞪大眼睛,嚇得跌坐在地上。

“不給我開門是吧?”蕭令月幽冷的聲音從門另一邊傳來,“沒關係,我自己開!”

她手腕用力,往下一劃!

削鐵如泥的劍鋒輕而易舉地劃斷門栓,斷口平滑如鏡。

還冇等管家反應過來,就聽到“砰!!”一聲巨響,蕭令月一腳踹開府門,斷裂的門栓貼著管家的腦門飛出去,哐噹一聲砸在地上。

“”守在門口的家丁都被嚇傻了。

府門大大敞開,門板上鋥亮的銅釘都被踹扁了幾顆。

蕭令月提著劍鋒,麵無表情地走進來:“是誰扔了我的東西?站出來!”

管家驚恐瞪大了眼睛,嚇得哆哆嗦嗦。

家丁們不由自主地往後退,神情驚恐,忽然轉身拔腿就跑:“來人啊!三小姐闖進來了!!”

眨眼間,大門口就隻剩下蕭令月、北北和管家三個人。

蕭令月冷冷看著他:“是你扔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