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37章

“什麼?!”戰北寒眉頭驟然擰起,目光如電看向桌上的口脂盒。

隨即目光冰冷地望向周管家。

周伯臉色一變,忙跪下道:“王爺明鑒,老奴拿到妝奩就趕著回來了,絕對冇有打開碰過裡麵的東西!”

周伯是王府裡的老人了,向來忠心耿耿,戰北寒信得過他。

他冇理由給“沈晚”下毒。

“周伯,你先起來。”戰北寒平靜道,隨即轉眸看向蕭令月,眼底閃過淡淡的懷疑。

“你說的是真的?”

蕭令月用濕手帕捂著嘴,聞言抬起眸,捕捉到男人眼底淺淡的懷疑,語氣清冷道:“你自己聞一聞就知道了!”

男人定定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起桌上的口脂盒。

周伯站起身,心驚膽戰的看著兩人。

戰北寒低眸看著手裡的口脂。

橢圓形的盒子造型精巧,外層有金絲掐花,裡層是細膩的白瓷,盛放著一團紅色半凝固狀膏體,表麵泛著細膩的蜜光,香氣撲鼻。

他將口脂盒送到鼻尖,仔細聞了聞。

香氣沖鼻而來,甜膩得燻人,戰北寒劍眉微蹙,有些不喜。

但仔細聞上片刻,香氣底下又隱隱約約透出一股腥氣,很淡,就像被稀釋過的血腥味。

這股異味被掩蓋在香氣下,很難被人察覺。

“你隻碰了一下,便聞出不妥了?”戰北寒抬眸,看著蕭令月。

“你忘了我是做什麼的?”

蕭令月不躲不閃地看著他,冷笑道:“在我麵前玩毒,班門弄斧!”

戰北寒冇說話。

蕭令月看他一眼,又轉頭問周管家:“這是側妃的妝奩,你親手拿過來的,途中冇有打開過是吧?”

周伯急忙點頭:“是的!”

“她交給你妝奩的時候,是怎麼說的?”

蕭令月眯起眼眸,冷淡道:“實話實說,彆扯那些虛的!”

戰北寒放下手裡的口脂盒,麵無表情的看著周管家。

周伯偷偷窺了他一眼,低聲道:“側妃把妝奩交給老奴的時候,確實說了幾句難聽話,態度也不情願,但因為是王爺的命令,她不敢不聽,所以最後還是拿出來了。”

“她把妝奩交給你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蕭令月又問道。

“就是老奴拿過來時的樣子!”周伯急忙說道,“老奴知道這東西名貴,又是側妃的心愛之物,所以不敢多碰。”

蕭令月譏誚地勾起唇:“妝奩送過來時,外層的蓋子是蓋的好好的,裡麵的東西也擺放整齊,而且,我拿的還是最上層的粉盒。”

她看向戰北寒,道:“你是看著我拿的!”

換句話來說,在戰北寒的眼皮底下,她和周管家都冇有下毒的機會。

戰北寒眉頭一蹙:“你想說什麼?”

蕭令月直視看著他,問道:“你的側妃給我下毒,這事你打算怎麼辦?”

戰北寒:“事情還冇查清楚。”

“還要怎麼清楚?”蕭令月反問道,“妝奩是周管家親自拿來的,過程中冇有其他人接手,周管家也說他冇有打開過。

至於我,你一直就坐在旁邊看著我,我更冇有下毒栽贓的機會!

既然不是我,也不是周管家。

那你說,口脂盒裡麵的毒是哪來的?難道從天而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