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587章

“你管我!”蕭令月憋氣不已,扭頭看向另一邊,不想搭理他。

這幅得不到回答就鬨性子的模樣。

脾氣越來越大了。

戰北寒薄唇微微一翹,玩味道:“你真這麼想知道?”

“你不是不說嗎?”蕭令月雙手抱胸。

“過來。”戰北寒朝她勾勾手指。

“你當逗小狗呢?”

蕭令月無語吐槽,還是走過去坐下,斜眼看著他,“有屁快放。”

“冇大冇小!誰準你這麼跟本王說話的?”戰北寒瞪了她一眼。

“喲,還擺起王爺架子了?”蕭令月翻了個白眼,作勢要起身,“行,您是王爺您了不起,我這等小人物就不配挨著您坐,自覺離遠點行了吧?”

“”她這陰陽怪氣都是跟誰學的?

戰北寒哭笑不得。

還冇等蕭令月站起身,男人低沉道:“本王跟衛少容沒關係。”

“”蕭令月動作一僵。

故作氣惱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她抬頭,神情不露半點破綻:“沒關係是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戰北寒蒼白俊美的臉上看不出表情,眼眸幽沉,音色淡淡。

“她是南燕衛家人,與本王在戰場上敵對過幾次,僅此而已!”

說著,男人又瞥了她一眼:“現在滿意了?”

蕭令月想扯下嘴角。

心裡像空了一塊,風聲呼呼而過,吹得心脈如凍結一般。

血凝成冰。

“就隻是這樣嗎?”她問,“那公羊謙和衛翟說的”

“敵人說的話你也信?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戰北寒嫌棄地看著她,語氣依然平淡:“不過是因為本王跟衛少容交手的次數多,她又是女子身,南燕那邊傳出的謠言罷了。”

“是嗎”蕭令月垂下眼睫。

這麼說,都是謠言?

僅僅,隻是謠言?

“這都是過去的事,如今衛少容早就是南燕太子妃了,她是慕容曄的女人,你覺得本王對她能有什麼心思?”

戰北寒聲音低沉平靜,語氣裡竟帶著幾分不屑:“公羊謙說她是舊人,本王又何曾戀過舊?拿個女人就想挑撥本王,哼真是一如既往的不上檯麵!”

蕭令月聽得出來,戰北寒是說認真的。

不管他以前對“衛少容”是何種感覺。

如今,他對“她”的定位隻剩下兩件事——南燕太子妃、慕容曄的女人。

毫無留戀,也談不上恨。

隻有徹底的漠然與平靜,以及對慕容曄的人,厭屋及烏的厭惡。

蕭令月閉了閉眼睛,心底深處像有鈍刀劃拉過,鈍痛之下,湧出黏稠的血,緩緩蜿蜒流過。

連疼痛都有些恍惚。

事實上,戰北寒的這種反應,她不是冇有預料到。

在她得知慕容曄冇有公佈她的死訊,而是隱瞞訊息,對外宣稱“衛少容嫁入東宮”後。

她就想象過戰北寒的心情。

他向來是個高傲強勢的性格,愛憎分明,絕不妥協。

不管他和“衛少容”曾經有過什麼,在得知她“嫁給”慕容曄後,一切就到此為止了!

戰北寒不會再回頭。

放下就是放下,捨棄就是捨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