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437章

其中,西楚距離北秦極為遙遠,幾乎橫跨了半個七國版圖。

蕭令月和南燕有關係,戰北寒心裡有數。

但卻從未發現過她與西楚有聯絡。

戰北寒思索片刻,將懷疑目標定在天一閣身上。

對於這個大名鼎鼎的江湖勢力,他瞭解的並不比太子少,隻是不同於太子有求於天一閣,在戰北寒心裡,他對天一閣一直是有戒心的。

任何一個掌權者,對於這種網羅天下英才、又具有強大情報收集能力的江湖勢力,都會心存警惕。

天一閣也算識趣,在北秦的生意活動極為低調,很少觸及到北秦朝堂的機密和底線。

戰北寒暫時也冇對它動手。

隻是他冇想到,調查“沈晚”身上的輕紗,竟然會牽扯到天一閣。

看到蕭令月的神情反應,戰北寒心裡已經確定了,她肯定和天一閣有關係!

隻是不知道,這關係到底有多深。

天一閣的內部太神秘了。

生意網遍佈七國,可至今為止,都冇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誰。

也冇人知道,它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彷彿隻是一夜之間,眾人反應過來時,天一閣的觸角已經遍佈天下,將各行各業的人才網羅到一起,情報方麵更是獨樹一幟。

單從這方麵看,天一閣似乎顯得野心勃勃,曾經也引起了七國皇室的戒心。

但是過了許多年,天一閣卻始終冇有做出什麼“大事。”

它背後的主人似乎隻想做生意,對天下大勢毫無興趣,也從來不與任何國家拉近關係,永遠保持著置身事外。

正因如此,近些年來,已經很少有人再防備天一閣了。

所有人都默認了它的存在。

每當遇到難題、走投無路的時候,所有人都會第一個想到天一閣,然後帶上足夠的銀兩,上門尋求解答。

就連太子,都曾經做過天一閣的客人。

如今也依舊是。

得知了輕紗是如何落到戰北寒手裡的,蕭令月心裡隻有苦笑。

不知道該怪自己倒黴,還是怪薛統領太儘職。

昨夜發生的事情太多,她根本冇發現輕紗掉在了祈靈堂,大概是和刺客動手的時候,荷包的繫帶鬆開了,不小心飄出去的。

這要是真丟了就算了

偏偏還被薛海撿到了,又陰差陽錯地轉到了戰北寒手中。

蕭令月實在是無話可說。

戰北寒可不好糊弄啊!

他都帶著證據找上門了,想必該查的都查完了。

這時候再想否認,還來得及嗎?她還能有什麼藉口去解釋這件事?

蕭令月正在想著,戰北寒冷冷的問道:“你和天一閣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要說沒關係你信嗎?”蕭令月心虛地說道。

“你覺得呢?”戰北寒挑眉。

“”蕭令月心想,好吧,果然是不會信的!

“這輕紗上寫的病症,與太子妃的病症如出一轍,你這兩天又正好‘奉命’照看太子妃,對她的身體極為上心。而且你懂醫術,這紗的背麵還附上了兩副藥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