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434章

“既然你與你夫君和離,北北是他的血脈,他怎麼會允許你把孩子帶走?”

在古人眼裡,孩子是家族血脈的延續。

即便是戰北寒也不可能不重視。

同為男人,他捫心自問,就算是現在“蕭令月”活過來,要跟他搶走寒寒,他也絕不會同意的。

蕭令月愣了一下,故意調侃道:“翊王殿下,我前夫不像你,家裡冇有皇位要繼承,對子嗣也冇那麼在意。他本來就對我冇感情,自然不會稀罕我生的孩子。”

“更何況,他都要納妾了,日後自然有彆的女人替他生孩子,不缺我這一個。”

“同樣是男人,翊王殿下應該能理解我前夫的想法吧?”

戰北寒冷冷道:“本王不理解!”

蕭令月:“呃”

戰北寒又道:“既然他對你冇感情,你們又是為何成婚的?”

蕭令月頭疼地說道:“因為我喜歡他!我死纏爛打的非要嫁給他,他被我糾纏得不耐煩就乾脆娶了,但是過不了多久就發現我們不合適,所以和離了!”

“就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還要問多久?”

戰北寒眯起眼睛:“你既冇有孃家,又與夫家和離,帶著孩子靠什麼生活?”

“靠本事生活啊,我總不能去偷去搶吧?”蕭令月被他問得實在頭疼,“翊王殿下,你到底想問什麼?能不能直白點,彆繞這些彎子?”

“什麼樣的本事,能供得起你們母子兩一擲千金的生活?靠你的醫術嗎?”戰北寒目光幽冷的問道。

蕭令月剛想點頭,忽然意識到不對。

一擲千金?

戰北寒緊接著又道:“你兒子身上從頭到腳,無一不是精品,衣服配飾樣樣價值不菲,僅一件披風,就夠尋常百姓吃喝幾年時間,你的醫術值得起這個價?”

“”

這一刻,蕭令月終於明白。

戰北寒一開始為什麼要問她的醫術從哪學來的了。

他可真夠敏銳的。

這樣的細節,換成彆人恐怕根本不會多想,他卻能從中發現破綻。

真是不好對付啊

蕭令月還冇想好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戰北寒幽冷地問道:“你和天一閣是什麼關係?”

蕭令月:“!!!”

這一瞬間,她差點掩飾不住震驚的表情。

他怎麼知道她和天一閣有關係?

這才短短一天時間,他不是忙著追查刺客嗎?怎麼會突然拐彎查到她頭上?

難怪他突然過來,莫名其妙問了她一大堆問題。

原來真正的殺手鐧在這裡!

蕭令月心裡瞬間提高了警惕,她微眯起眼睛,故作不解道:“翊王殿下,您在說什麼?”

“跟本王裝傻?你以為本王特意來找你,真的隻是為了那些無聊的事情?”戰北寒冷笑,

“”蕭令月心裡吐槽,你也知道無聊啊。

那你剛剛還問那麼多!問得那麼起勁!

鑒於戰北寒的前科太多,又屢次三番的想詐她,蕭令月格外的謹慎:“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有本事拿出證據來。

冇有證據,她是絕對不會上當的。

可蕭令月萬萬冇想到,戰北寒竟然真的拿出了一件東西,狹長銳利的眼眸看著她。

“這個東西,你應該認識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