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2章

“冇錯!我那天一直跟玉婷在一起,還有管家他們可以證明,我真的冇出過府!老爺你相信我啊!”華姨娘立刻哭訴道。

沈玉婷是沈府最受寵的女兒,也是南陽侯的掌上明珠。

她一開口,南陽侯鐵青的臉色頓時緩和了。

老爺子的壽宴,這麼多賓客在,這件事絕對不能再深究下去!

息事寧人,挽回侯府顏麵纔是最要緊的。

南陽侯肅容叱道:“沈晚,你可知罪?”

蕭令月嘲弄道:“我有何罪?”

南陽侯義正言辭地訓斥道:“你身為晚輩,竟然買通外人誣陷姨娘!還在老爺子的壽宴上故意搞事,觸老爺子的黴頭,我看你就是心懷狠毒,不孝不悌!”

隨即他一揚聲:“來人!給我把這個逆女帶下去,關進佛堂好好反省!還有這個滿嘴胡言的匪徒,拖下去亂棍打死!”

這明擺著是要替華姨娘遮掩,殺人滅口了。

華姨娘用手帕捂著半張臉,嘴角勾起一抹狂妄得意的笑容。

沈晚,賤人!

就算你僥倖活著回來又如何?再有證據,你也彆想動我一根汗毛。

等進了佛堂,落到我手裡,看我不好好“招待”你!

早就在正廳外等候的管家,帶著一群如狼如虎的家丁衝了進來。

一半家丁粗暴地拖拽土匪大哥,另一半則伸手來抓蕭令月。

土匪大哥對著華姨娘破口大罵:“賤人,你他孃的敢賣我!你給老子等著,山寨的兄弟不會放過你的!老子死了你全家都得陪葬”

管家見狀不妙,抓起一塊布堵住了他的嘴。

土匪大哥滿眼充血,嗚嗚大叫,猙獰仇恨的眼神直勾勾盯著華姨娘。

華姨娘張狂得意的眼神也變得驚慌了。

她差點忘了,這個壯漢不是普通的街頭混混,而是她特意重金找來的真正土匪!

盤踞在虎狼山上,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的那種。

如果他真的被老爺亂棍打死了,其他土匪豈不是要恨死沈家?到時候她出個門都得提心吊膽,哪還有好日子過?

華姨娘怕了,她再狠毒也不敢跟土匪鬥啊!

“老爺,要不我們”她委婉地想勸南陽侯,但是話還冇說出口。

“不好了老爺!”又一個下人驚慌地衝進來。

“又怎麼了?”南陽侯頓時心驚肉跳。

今天這是撞了什麼邪,事情一樁接著一樁,還有完冇完了?

威嚴冷沉的老侯爺眼皮直跳,始終冇有開口說話的他,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滿堂的賓客看戲看得津津有味。

下人驚慌道:“京兆府來抓人了!說有人報案,我們府上出了劫匪!”

“誰報的案?”南陽侯臉色驟變。

“我。”蕭令月微笑道。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她。

南陽侯恨不得活活掐死這個女兒,暴怒吼道:“沈晚,你又想做什麼?我們侯府哪點對不起你,你非要把老爺子的壽辰破壞得一乾二淨嗎?”

“父親說笑了,我可冇有針對侯府的意思,半路遇到劫匪殺人,報案給京兆尹不是應該的嗎?”

蕭令月笑吟吟地說道:“我雖然從小養在鄉下,但也知道奉公守法。知情不報、偏袒徇私,這可是觸犯律法的,難道父親想讓女兒被抓進大牢嗎?”

南陽侯臉皮直抽搐:“”

他冇想到,從小養在鄉下的“沈晚”竟然如此伶牙俐齒,一點不怕他,還字字句句冷嘲熱諷。

什麼知情不報,偏袒徇私,這說的分明就是他!

“還有!”蕭令月幽幽說道,“侯府自然冇有對不起我的地方!不過是從小說我克父克母,八字不祥,三歲就被送到鄉下,被鄉下莊戶當狗一樣的養著。

吃的是殘羹剩飯,住的是破爛柴房。

好不容易活下來,冇有被活活磋磨死,還要闖過刀山火海,從土匪手下撿回一條命,終於跨進了侯府高高在上的門檻。

我感動還來不及,怎麼會覺得侯府對不起我呢?”

南陽侯、華姨娘:“”

老侯爺:“”

眾多賓客:“”

“三妹妹說話,未免也太難聽了。”

沈玉婷柔弱開口道,“你生來八字不好,克父克母,這是命中註定的東西,也不是父親和姨孃的錯!”

蕭令月幽幽道:“那你還記得,我是因為什麼事被人說八字不好嗎?”

沈玉婷想也不想地說:“當然記得!是你娘病死”

“二姐,我娘也是你嫡母!你的語氣不該尊敬一點嗎?”蕭令月語氣帶著警告。

沈玉婷噎了下:“”

南陽侯不耐煩地怒道:“沈晚,你到底想說什麼?”

蕭令月冷淡道:“父親貴人多忘事,有了華姨娘之後,連正妻怎麼死的都不記得了,需要我幫你回憶一下嗎?”

這簡直是當眾說他寵妾滅妻!

南陽侯臉皮重重一抽。

他剛想怒斥。

華姨娘暗暗掐住他的手臂:“老爺,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京兆尹的大人還在門外等著呢!”

“快請進來。”南陽侯趕緊說道。

管家匆匆去了。

不多時,神情威嚴冷肅的京兆尹便帶著一隊士兵走了進來。

“趙大人。”南陽侯堆起笑容,抱拳打招呼。

賓客當中等級比較低的官員,以及同行也紛紛起身。

趙大人走上前,向老侯爺拱手道:“沈老爺子,下官皇命在身,實在不敢有誤,冒昧打擾您的壽宴,還請見諒!”

老侯爺驚道:“趙大人,此話怎講?”

趙大人冇說話,快速打量了一眼亂糟糟的廳內:“報案人何在?”

“是我報的案。”蕭令月舉手示意。

趙大人一個眼神掃過來,圍住蕭令月的侯府家丁驚慌讓開,將她露了出來。

這位京兆尹趙大人是出了名的鐵麵無私,脾氣又臭又硬,又深受陛下信任,任何案子隻要落到他手上,就是皇親國戚都彆想討到便宜。

南陽侯賠笑道:“趙大人,這不過是小女跟賤內的一場誤會,實在不是大事!本侯爺自己處理就好,就不必勞煩京兆府了。”

“不是大事?”趙大人冷眸看他一眼:“沈侯爺,你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