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北寒聽得直皺眉頭:“這幾樣東西,你確定是藥材?”

蕭令月搖搖頭:“麒麟果確實是藥材,鳳凰枝和降龍木卻不是,藥王穀的人告訴我,這兩樣東西對北北很有幫助,如果能找到就更好,找不到也不影響什麼。”

“那白玉蟾蜍呢?”

戰北寒蹙眉道:“這又是什麼東西?一隻白色的癩蛤蟆,居然敢說是解毒聖品?”

蕭令月倏地沉默了一下。

她抬眸,定定看著戰北寒:“白玉蟾蜍是真的,我知道它在哪。”

男人眸子一眯:“你怎麼知道的?”

“白玉蟾蜍,是一種介於活物和死物之間的東西,確實有極強的解毒功效,就算是無解的劇毒,有它在的地方,也能對毒素進行壓製。”

蕭令月淡淡道:“而且不止毒,對蠱也是一樣,它是一切至毒至陰至邪之物的剋星!”

男人不禁來了興趣:“還有這樣的好東西?它現在在哪?”

“如果我冇猜錯,應該在南燕皇宮。”

蕭令月一字一頓道:“它是南燕的至寶,地位與傳國玉璽相等同,是隻有南燕皇帝纔有資格動用的東西。”

戰北寒驀地道:“你確定嗎?本王和南燕交手這麼多年,從未聽說過南燕有這樣的寶物。”

蕭令月道:“如果連北秦都知道了,那七國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這對南燕來說不是好事。”

有句話叫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白玉蟾蜍彆的作用冇有,唯獨對解毒有奇效。

這種東西不發揮作用,就是一個無用的擺設,可一旦需要它發揮用處了,那就是救命的寶貝!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南燕皇室藏著它還來不及,怎麼可能告訴彆人?

“事實上,即便是在南燕國內,知道白玉蟾蜍存在的也不超過五個人,皇室之中除了皇帝之外,隻有儲君有資格知道,剩下的都是真正備受信任、對南燕忠誠不二的重臣,你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蕭令月補充說道。

“是嗎?”戰北寒眯了一下眼眸,冷銳地看著她,“既然是這種程度的皇家隱秘,你一個北秦武將之女,又是怎麼知道的?”

蕭令月對此早有準備。

她平淡地道:“是藥王穀告訴我的。”

這話是真的。

藥王穀確實跟她提過白玉蟾蜍,卻冇有告訴過她,這是南燕的傳國至寶。

她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她親眼見過。

在上一世,以“衛少容”的身份見過。

男人蹙了一下眉頭:“你不是說南燕保密森嚴嗎?藥王穀又怎麼知道?”

“你知道大概十年前左右,南燕皇帝生過一場重病嗎?”蕭令月忽然問了一句看似不相乾的話。

戰北寒略一回想,很快就記起來了:“本王記得,南燕皇帝那次病得很重,差點就死了,後來據說是慕容曄請來了一位神醫,才治好了他父皇。”

也就是那一次的功勞,讓南燕皇帝對這個兒子信任有加,慕容曄才初步坐穩了儲君之位,正式開始了朝堂奪/權。

蕭令月道:“治好南燕皇帝的神醫,來自於藥王穀,是上一任穀主的弟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