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2章

他臉色霎時間扭曲起來,心裡隻有一個想法。

完了!

以“沈晚”對他的恨意,非殺了他不可。

殿內朝臣們聞言微怔,暗地裡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

陛下這樣問安平縣主,是什麼意思?

難道真的是給她出氣的機會?

太子微蹙了一下眉,看了眼不遠處的蕭令月,手肘輕輕碰了下身旁的戰北寒。

戰北寒:“?”

太子朝蕭令月使了個眼色,麵露詢問。

戰北寒蹙眉,微微一搖頭。

用不著他幫忙。

父皇這話明顯就是試探,那個女人知道該怎麼應付。

下一秒。

蕭令月清冷平靜的聲音響起:“敢問陛下,怎麼處置都可以嗎?”

昭明帝道:“可以,朕給你這個權利!”

沈誌江薄情寡義,對“沈晚”這個女兒顯然毫無感情,昭明帝卻想看看,“沈晚”對她這個生身父親,又是什麼態度?

是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還是依然惦記著血緣親情,心中仍有眷戀?

君心難測。

誰也猜不到昭明帝此刻在想什麼。

蕭令月冷淡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沈大人,當著陛下和朝中眾多大臣的麵,給我道個歉吧!”

滿殿眾臣:“。。。。。。”

沈誌江:“。。。。。。”什麼?

沈誌江:“。。。。。。”什麼?

隻是道歉?

沈誌江一時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以為“沈晚”肯定會向陛下提出苛刻的要求,狠狠重罰之類的,卻冇想到。。。。。。她竟然隻要他道歉?

昭明帝挑眉:“隻是這樣就夠了嗎?”

蕭令月道:“他畢竟是臣女的生身父親,雖無養育,卻有生恩!臣女與他斷絕了父女關係,卻也知道有恩必還,沈大人想汙衊置我於死地,我隻要他一聲道歉,如此,就算是償還他當年對臣女的生恩,從此再無關聯!”

這番話,蕭令月說得半真半假。

一半是因為沈誌江確實是“沈晚”的親生父親,她現在以“沈晚”的身份站在這裡,就不可能開口說要殺了沈誌江。

這不符合世人認可的孝道,連親生父親都殺,隻會讓人覺得她冷血薄情,與沈家是一丘之貉。

這對蕭令月來說冇有好處。

她就乾脆藉此了斷生恩,當著昭明帝的麵,徹底與沈誌江劃清關係。

誰也不能再拿“沈晚”的血緣說事。

再則。。。。。。

蕭令月心裡很清楚,沈家要倒大黴了。

就算她不主動找沈誌江的麻煩,他也不會有好下場,她又何必臟了自己的手,還讓昭明帝心生不喜呢?

昭明帝話裡的試探之意,蕭令月一聽就聽出來了。

冇有一個位高權重的帝王,會真正喜歡冷血薄情的人,就算她真的是,也要在皇帝麵前裝不是。

否則,早晚會有麻煩上身。

這一聲道歉,就當是替“沈晚”討的,她估計也用不了多久這個身份了,也算做個了斷。

這個“沈晚”,確實是沈家難得的聰明人,恩怨分明,知進退,也懂收斂。

這樣的人用起來才放心!

昭明帝深深看了她一眼,頷首道:“朕答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作者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