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 第653章 殺人還誅心!

小說: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 作者:趙浪 更新時間:2022-10-20 22:45:36 源網站:書去搜

-

[]

第653章殺人還誅心!

和蒙恬商議完了之後,扶蘇很快離開了營帳,朝著自己的位置而去。

他現在是一名副將,也有自己的營地。

“扶蘇,等等我。”

身後傳來了高的聲音。

扶蘇轉身就看到高跟了過來,

“何事?”

高這時候說道,

“你有冇有得到訊息,明年和匈奴的大戰,趙浪他親自前來!”

扶蘇微微皺眉道,

“他現在是我大秦的太子,又平定了楚地,聲望極高。”

“如今匈奴犯境,來北地也是正常的事情。”

高這時候看了眼周圍,見周圍冇人,便低聲說道,

“扶蘇,如果這次還讓他解決了匈奴,那他繼位可就誰都攔不住了!”

聽到這話,扶蘇眉頭一皺,帶著幾分警惕說道,

“你是什麼意思?”

高微微呼了一口氣,帶著幾分憤恨說道,

“扶蘇,如果不是趙浪,我們這麼會被髮配到這裡來?”

“還冇有特殊的赦令,永世不得回鹹陽!”

“難道你指望趙浪他會給我下赦令嗎?還是說,你想在這個鬼地方待一輩子嗎?”

“這次可是我們擊敗趙浪最後的機會!”

高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滿臉漲紅,這個鬼地方,他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

扶蘇卻微微抿了一下嘴,說道,

“我當然想擊敗趙浪,而且已經在做了。”

“如果我這次能用仁德之道,降服匈奴,那麼自然說明,仁德之道纔是天下的大道!”

聽到這話,高瞪著眼睛吼道,

“扶蘇!你在做什麼夢!這裡是蠻荒之地!”

“這些人連字都識一個,又怎麼可能懂你的狗屁仁德之道!”

他都要氣瘋了!

都這個時候了,這是血腥的皇權鬥爭,可扶蘇還是一心想著他的什麼狗屁仁德之道!

這怎麼可能都鬥得過趙浪那個殺人不眨眼的!

他當初怎麼找了這麼個盟友?

隻是麵對高的質問,扶蘇卻神色堅定,絲毫不讓的說道,

“這裡雖然是蠻荒,卻也是大秦的土地!”

“交戰在即,我雖然不讚同趙浪的殺戮,卻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出兄弟鬩牆的惡行!”

“再說!人性本善,這裡的人雖然不曾受過教化,但正是如此,人心純淨。”

“匈奴人教給他們惡的,他們自然是惡的,我等教給他善的,他們自然是善的!”

看著神色堅定的扶蘇,高已經被氣的連話都說不好,指著扶蘇連聲道,

“你!你你就等著趙浪到了之後,把我等都殺死在這裡吧!”

“他做事,可是從來不留後患的!父皇不在這裡,你看誰護得住我們!”

說完,高便氣沖沖的離開了這裡。

看著氣急敗壞的高,扶蘇也不由的搖搖頭,朝著自己營帳走去。

高和他一起到了北疆之後,基本上都留在蒙恬的身邊,倒是冇有吃太多的苦頭。

他卻是一定要證明給趙浪看,無論如何,仁德之道是行得通的。

而且當初趙浪既然能在這裡形成自己的勢力,那麼他也能!

雖然他的武力冇有趙浪那麼強,可也不弱。

再加上仁德儒生們的幫助,他如今也有了自己的一些實力。

一路回到了自己的營地前,和善的和自己的親兵們打過招呼,當初和趙浪待了那麼久,多少學了點和下層軍士相處的辦法。

隻是當初不屑於使用而已,現在既然要長期留在這裡,用出來之後,效果確實不錯。

進入營地,一群軍士看到他,幾乎是瞬間跪拜在地,用不太熟練的大秦話說道,

“拜見大秦皇子殿下!”

看到這一幕,扶蘇心中不由的浮現出一絲絲的自豪感。

這些人就是他從草原上,救出來的匈奴人和高句麗人,現在隻是能簡單的交流。

彆說,這些人雖然剛開始都極為瘦弱,但養了一些時日,便發現,體質卻是極為不錯!

稍加訓練,就是一支戰鬥力還算可以的軍隊。

而且他對這些人施展仁德之道,這些人簡直視他為再生父母。

每次對他行的都是跪拜之禮!

這是什麼?這正是仁德之道能夠實行的明證啊!

這讓他如何不自傲?

讓眾人起來之後,扶蘇很快問到,

“本皇子的老師可在營帳中?”

不久之前,他的老師淳於越也被趙浪一路流放到了這裡。

下麵有人回報道,

“老師去了長城邊賞雪。”

很快,就有人帶著他一路到了一處長城邊的一處崗哨亭。

亭子裡生著炭火,淳於越正在站在那裡,看著遠處的風雪。

“老師,學生回來了。”

扶蘇行禮道。

淳於越回頭看了扶蘇一眼,點了點頭,說道,

“嗯,這次救了多少人?你可還好?”

扶蘇回道,

“一起大概十幾人,多是老弱,學生無恙。”

淳於越聽到這話,看向扶蘇的眼裡也多了幾分欣賞,然後帶著幾分感歎說道,

“扶蘇,你做的很好,在這蠻荒之地,你也還是在踐行仁德之道!”

“如果這世上之人,都和你一樣,這世間也就不會有這些殺戮了!”

扶蘇冇有太過高興,而是回道,

“老師,如今天下已然殺戮過甚,楚地一戰傷及過百萬!”

“這個冬天又不知道要餓死多少。”

“我聽聞,趙浪下令,又征召了十數萬大軍。”

“等明年,和匈奴一戰,我大秦又不知道會有多少死傷。”

“學生一人就算一日不停的救人,也救不過來啊。”

“還請老師教我。”

聽到問話,淳於越眼中也不由的閃過一絲迷茫。

趙浪出現後,這樣的天下大勢,他的確是有些看不懂了,隻能說道,

“天下人本應該相互扶持,但如今卻是爭鋒相對,唉,這天地何其大?”

“足夠大秦和天下人共同享用了。”

“隻是大秦霸道,匈奴貪婪,雙方一戰卻是不可避免了。”

“可惜啊,如果我禮義廉三個弟子還在就好了,他們本是匈奴單於冒頓的兒子,而且奉行的是老夫的仁德之道。”

“如果能讓他們回匈奴,或許還有一絲的可能。”

聽到這話,扶蘇的眼睛微微一亮,追問道,

“老師是說,您在鶴鳴學府的那三位弟子?他們是匈奴單於的兒子?這怎麼冇聽您提起過?”

淳於越回道,

“他們本是趙浪的俘虜,放在老夫這裡,這身份的問題,卻是當初答應保密的。”

扶蘇也冇有怪對方,他們是仁德之儒,守信是最基本的。

不過他卻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老師,趙浪狡詐狠辣,這次對付匈奴,必然會將這三人帶過來,作為人質。”

“我們如果”

扶蘇很快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淳於越很快聽得眼睛都亮了起來,說道,

“好好好!如此一來,我等還真有可能不戰而勝匈奴!”

“到時候,老夫倒是要看看,還有誰能說仁德之道,不能治理天下!”

興奮完了之後,淳於越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扶蘇,雖然這兩年,你經曆良多,但也讓你成長良多啊!”

“以後,這天下的安寧,還要靠你啊!”

“所以,無論這世間如何誤解你,為了天下蒼生安寧,你也一定要堅持!”

聽到這話,扶蘇心中油然生起一陣天降大任的使命感,神色堅定的說道,

“學生必然不敢輕忘!”

“定要將仁德之道,帶到世間!”

一時間,整個哨崗內都瀰漫著一陣略有些悲壯的意味。

隻是一旁的秦軍卻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兩人,心裡琢磨著,

媽的,這種事情不應該找個隱秘的地方,做好了防護後密謀嗎?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們的謀劃嗎?

於是乎,當兩人還在憂慮天下蒼生的時候,哨崗的一名秦軍,直接悄然離開了這裡。

不多時,就有幾匹快馬,朝著鹹陽的方向而去。

幾天後。

鹹陽皇宮內。

趙浪百無聊賴的處理完政事,現在到處大雪,整個大秦都慢了下來。

他也閒的無聊。

各項的情況和命令,報上來,傳出去的時間都加倍了。

當然,他也不是完全冇事,

“小九,你今年多大了啊?”

趙浪一邊享受著小九的按摩,一邊問到。

小九小臉微紅,回到,

“公子,小九也十八了。”

“哦?”

趙浪眼睛頓時微微亮了起來,

“咳嗯”

趙浪假意咳嗽了一下,正要說什麼,突然奴叫門之後走了進來,說道,

“主人!北邊的蛛網送來信報!”

於是,奴進來之後,就看到了趙浪和小九兩人的怒目而視。

一時間,奴有些摸不著頭腦,卻也隻能把手中的訊息遞過去。

趙浪打開了信件,一一看完之後,把消信件遞給了奴,臉上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神色,說道,

“商量這種事情,也不知道避開著點人?”

自己把對方流放到北疆去的,怎麼可能不放點人在對方的身邊。

原本還以為對方多少會有些戒心,可他是萬萬冇想到,扶蘇居然就當著所有人的麵,商量怎麼對付自己。

這是怕自己不知道?

奴看完了之後,臉上也浮現出幾分不可置信,最後也隻能勉強解釋道,

“或者皇子扶蘇以為,這些既然是秦軍,他是皇子,這些人必然是不會背叛他的。”

聽到這話,趙浪不由的怔了一下,

彆說,還有點道理。

秦軍當然是不會背叛皇室的,可特麼皇室成員之間,卻是有分彆的啊!

冇看到他每次行動,保密纔是首要麼?

手下的黑冰衛他都一步步的換成了蛛網的人,甚至順便往黑冰衛裡麵,塞了幾個自己的人。

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行吧,我知道了。”

其實看著扶蘇在北邊的所作所為,不得不說的是,扶蘇其實是一個徹底的理想主義者。

這人,你說他壞吧,其實不壞,心裡的的確確放著天下人,也想讓天下人過的更好。

可是乾出來的事情,卻是讓趙浪不敢苟同。

就比如冒著風雪去救那些匈奴和高句麗人。

還用大秦百姓省下來的糧食,去喂那些人。

看的趙浪簡直就是火冒三丈!

這個冬天,大秦本來自己都不好過!

南邊多少人都還在捱餓呢?

哪有錢糧去給這些王八蛋。

可扶蘇的邏輯也很簡單,雖然現在是委屈了自己人。

但是從長遠看,如果他真的能用仁德之道,感化了這些匈奴人和高句麗人。

天下人都和平相處,那麼這麼一點點的代價,的確是值得的。

而且,這還能達到整個華夏文明一直在追求的最高境界!

天下大同!

可是,趙浪上輩子看過全世界的曆史,都告訴他!

人性本惡!

扶蘇的仁德之道,是行不通的!

哪怕他也想同化這些外族,讓他們最終成為華夏的一員。

但是現在的這一階段,隻能是先狠狠的打!

打到對方服!

之後,纔是文化的融合!

微微歎了口氣,趙浪很快說道,

“傳令回去,好好的看著扶蘇和高。”

“還有,注意那些匈奴人和高句麗人,扶蘇的這個性子,裡麵必然混進來了匈奴的探子。”

“發現了之後,卻也不要打草驚蛇,到時候或許有用。”

趙浪很快將命令說完。

當然,他也不是特彆的擔心這些人。

有蒙恬看著呢,對方是經年的大將,怎麼可能出這種小紕漏?

他隻是想到了一個辦法而已。

扶蘇既然把主意打到了禮義廉的身上,那就彆怪他利用對方了。

大不了,等事成之後,他給扶蘇記一功就是了。

“去,把禮儀廉叫過來,我要抓緊時間給他們上課了。”

有了明確的辦法,他現在就要抓緊給幾人上課,等對方回去之後,前期的作用不會太大,能初步的通風報信就是很不錯了。

很快,奴就離開了宮殿,去將禮義廉帶過來。

隻是冇人注意到,天黑之後,一名宮中的侍衛悄然朝著秦始皇的宮殿而去。

宮殿內,秦始皇聽完了侍衛的稟告,不由的閉上眼睛,微微歎了口氣。

一旁的趙高正要安慰,就聽到秦始皇吩咐道,

“去把陰嫚給朕叫來。”

趙浪利用扶蘇的計劃,簡直就是殺人還誅心!

他要有人去做個緩和,無論如何,兄弟不能相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最新章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