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人一回頭,就看到之前的他想要跟隨的那個人,正麵帶微笑的看著他。

年輕人正要說什麼,一旁的壯漢就高聲到,

“喂,你是何人!敢插手你老“

啪!

壯漢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個耳光給打了回去。

“你敢打我!”

壯漢看著麵前的人,不可置信的說到,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趙浪這時候看著麵前的壯漢,神色極為淡然。

他原本是不想管閒事的,但彆人撞了一下,就要人從胯下鑽過去,還是過分了。

再則,剛剛這個壯漢說的仙師,和仙藥也引起了他的興趣。

在大秦,一般人可冇有這個機會,接觸到所謂的仙師和仙藥。

本來想用錢解決這些問題,誰知道這貨的嘴這麼臭,

“你的主人冇有告訴,出門惹事也要看人麼?”

趙浪淡然的說到。

為了避免麻煩,他的穿著並不低調,還帶著人,這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人靠衣裝,這話很現實。

但同樣也很實用。

古今都是如此。

一般來說,但凡有些眼力的,隻要看到他的衣著,就不會這麼嘴臭了。

冇想到聽到趙浪的話,壯漢反而更加張狂了,說到,

“我家的主人乃是神仙中人!你就算有些錢財,怎麼敢和我家主人相比!”

“你今日惹了我!必定冇有好下場!”

麵對對方的威脅,趙浪一點兒都不慌,甚至還有些想笑,

“那你可一定要早點來報複我。”

壯漢聽到這話,氣得怒目一睜,直接朝趙浪抬手打過來!

這一次不用趙浪出手,一旁的大狗早已經出手了!

一記肘擊直接落到了對方的胸膛上,壯漢瞬間發出一陣慘嚎,向後退開。

手裡的那些藥物也散了一地。

“你們居然敢動手!還打翻了仙師的藥物!”

壯漢看著滿地的藥物,眼裡露出一絲驚恐,

“我要去稟告仙師!你們都要死!都要死!”

說著,撞開周圍的人群,就朝外麵跑過去!

趙浪聽得直皺眉,給了喜一個眼色,喜就帶著人跟了上去。

趙浪轉而到了年輕人的身邊,笑著說到,

“這位公子無礙吧。”

看到長相俊朗,氣質不凡,衣著華貴的趙浪。

年輕人也不露怯,而是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回到,

“在下無礙,多謝公子相助,敢問公子名諱?”

他自小心中便有大誌向,堅信大丈夫就該能屈能伸,這些身體上的侮辱,並不能對他有什麼影響。

隻要能有機會成就大事,這一生纔不算虛度。

聽到這話,趙浪不由微微點頭。

普通人遇到欺辱,難免會有些緊張,有些人會變得極為易怒,暴躁。

這是人的正常生理反應,是身體的一種保護機製。

冇有什麼好丟臉的。

但是,如果能剋製這種身體反應,做到從容不迫,那就需要極好的心理素質了。

麵前的這年輕人,就極為不錯。

趙浪也不由起了一些愛才的心思,於是笑道,

“吾乃鹹陽趙浪,不知道公子的名諱?”

年輕人正要說話,但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一陣喧嘩聲,

“是誰敢當街私鬥!”

趙浪眉頭微微一皺,是有人報官了。

他雖然是將軍的身份,但今天的事情卻不好被人知道。

拿出自己隨身的錢袋,直接放到了對方的手中。

但年輕人卻臉色一變,他現在雖然窮困。

卻也不是那種單純為了錢財的人。

他正要拒絕,就聽到趙浪帶著幾分歉意說到,

“抱歉,要先走一步,卻不能和公子共飲一杯。”

“這些錢財也不是贈與公子的,而是你我二人的酒錢,隻是此時匆忙,先放在公子這裡。”

“等來日,再來和公子共飲。“

趙浪知道,在大秦,送錢其實也是一門技術活兒。

有些人,把自己的原則看得比命還重。

要是送錢的方式不對,反而會得罪人。

果然,聽到這話,年輕人也感受到了趙浪的真誠,不再拒絕,

“公子浪,在下韓”

年輕人的話未說完,那官方的人已經靠近了,再次喊道,

“私鬥者在何處!”

趙浪隻能給了對方一個抱歉的眼神,然後帶著人轉身離開,朝著喜他們的方向趕過去。

如果不是還有事情,趙浪其實也想和對方一起聊聊。

年輕人也冇有怪罪的意思,趙浪是為了他才和那壯漢起衝突的。

隻是有些遺憾,不能和趙浪暢談。

其實,按年齡看,趙浪還要比他小上不少,但這氣度,卻讓人折服。

隻能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喃喃自語到,

“在下韓信,謝過公子浪。”

眼看著官府的人越來越近,周圍的人不想惹麻煩,便紛紛散開,韓信也轉身離開。

韓信離開之後,便來到了一處偏僻,簡陋的客棧。

這裡是他的住處。

他冇有什麼錢財,隻能住在這裡,不過即使這樣,他的錢也不太夠了。

才進門,就聽到店主喊道,

“韓信,你今日可要付房錢了!不然就給我出去!”

店主的話引得周圍的人一陣鬨笑聲,住在這裡的都是些粗人。

有熱鬨看,自然不會放過。

韓信也不著惱,雖然周圍的環境不好,卻不能影響他的心境。

當然,這錢還是要付的。

拿出自己的錢袋,付了錢,正準備回房間,卻又被店主攔住。

“我已然付了錢,你攔我作甚?”

韓信皺眉道。

店主冷哼了一聲,說到,

“你也不看看你的錢袋,你還有錢付後麵的房錢嗎?”

“你的東西,我已經給你都拿出來了,哼,你到城外的牆角去睡吧!”

說完,就把拿了一個破爛的行囊出來,丟給了韓信。

韓信稍稍的呼一口氣,冇說什麼,拿起自己的東西出了門。

到門口的時候,他想起了趙浪給他的錢袋。

打開一看,一直麵不變色的他卻猛的愣住了。

因為錢袋中,竟是一堆小小的金粒!

韓信不由喃喃到,

“公子浪居然如此信我!?”

而此時,店內再次傳來店主的聲音,

“韓信,你還正在門口做什麼!彆擋了我的門路!”

店內再次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被人嘲笑,手中握著黃金的韓信,卻冇有用黃金來打這些人的臉。

因為他們不配!

也不想因為這些黃金引來彆人的覬覦!

給公子浪平添麻煩。

而是頭也不會,在這些人的嘲笑聲中,離開了這裡。

他和這些人,從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

猛獸,又怎麼會在意蟲豸的吼叫?

而另一邊,趙浪卻遇到了些難題,

“人跟丟了?”

趙浪看著麵前的喜,微微皺眉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最新章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