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請當然進行的很順利,一陣好吃好喝之後,這一場封王儀式就算是結束了。

趙浪親自送著劉邦到了朝堂外,畢竟對方地位再尊貴,也不可能在皇宮留宿。

當然,劉邦也並不想和對方待在一起太久,免得自己折壽。

隻是走的時候對方纔想到了什麼,讓人拿來了一堆東西給了他順便說道:

“對了,這是劉兄你的王印和王服。”

“哦,對了,師弟,你還愣在那裡做什麼,趕緊送你父親回行營休息。”

“明天一早,陪著你父親回自己的封地。

好好的慶賀一番,休息一下,我再找你。”

他身為王,自然是有自己封地的,就是他的家鄉沛縣。

隻是不同於之前的王,他對自己的封地隻有名義上的權利,冇有任何實權。

劉邦看著就這麼被塞到他手中的東西,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些東西,本應該在封王儀式上麵,極為正式的交給他的,現在卻如同兒戲一樣,被丟給了他。

他心中不由得明白,自己這個王位,恐怕就是個名頭。

隨後擠出了一個笑容,對對方說道:

“多謝陛下。”

趙浪大方的擺了擺手說道:

“都是自家兄弟,這麼客氣做什麼?”

“你好好休息,明天也算是榮歸故鄉了,也好好的誇耀一下自己的功績。”

“朕也早已經派人去通知了,你放心就是。”

這種榮譽上的東西,他完全不介意多給一些,多給彆人一點麵子,又有什麼問題呢?

還能顯得自己大方。

劉邦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再次說道:

“多謝陛下。”

隨後纔在劉盈的帶領下,離開了這裡。

看著劉邦離開的背影,趙浪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他對對方自然是冇有什麼真正的兄弟之情。

一旁的奴自然知道自家主人的心意,很快帶著幾分狠意問道:

“主人,要不要派幾個人做些手腳,讓他早一點…”

以他們現在的手段,做些手腳,完全可以送對方早點離開。

趙浪搖了搖頭,他既然接受了對方回來,自然就不會用其他的手段。

因為一旦這種事情暴露,對大秦是冇有絲毫益處的。

隻是淡淡的說道:

“派幾個人,稍微注意一下就是。”

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多少還是要看著點對方。

奴很快領命離開。

趙浪這才低聲自語道:

“劉兄,你的家產總不能隻給一個兒子,我師弟也不能被虧待了。”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公正。”

此時,劉邦已經在劉盈的保護下,一路來到了早已經準備好了的行營。

“漢王,這裡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還請早點休息。”

劉盈這時候還是公事公辦的樣子,冷冷的說道。

他在朝堂上叫對方一聲爹,隻不過是給自己師兄麵子。

聽到這話,劉邦看了對方一眼,卻也冇有多說,回道:

“多謝將軍。”

劉盈行禮之後直接離開了這裡。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盧綰帶著幾分著急說道:

“大哥,怎麼還不給劉盈解釋一番?”

今天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他也冇有想到,趙浪居然在對方心中有這麼大的影響。

而且從今天的事情來看,他都可以想到,今後趙浪絕對會利用劉盈的名義,去控製大漢。

劉邦這時候看著劉盈離開的方向,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

“那個人對盈兒的影響頗深,不是一時半會能解釋的清。”

“等回到了沛縣,本王和他的母親商談之後,再來想辦法。”

現在來看,能夠真正勸說道對方的,恐怕除了趙浪,就隻有他的母親了。

盧綰也隻能點了點頭,狠狠的說道:

“那個人也太過於歹毒了!”

劉邦苦笑了一聲,說道:

“他不歹毒,也做不到如今的位置。”

“罷了,如今本王也無心也無法和對方爭鬥,隻要能夠讓盈兒瞭解到本王的心意,就足夠了。”

想一想,當初對方的那些手段,哪一個不是直戳人心?

但現在,他還拿什麼和對方鬥?

隻要能夠勸說服劉盈,就已經是最大的收穫了。

很快劉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他明天還要趕路。

第二天一早,他的隊伍就再一次出發,隻是這一次,隊伍的規模就小了一些。

畢竟封王的儀式已經結束了,其中一名千人將也離開了隊伍,到了太尉府做了交接,辭去了自己將軍的職務。

得到了應有的獎賞之後,於是大秦就少了一名千人將,多了一名普通農夫。

農夫將自己的獎賞再次托人送給戰友的孩子,隻留下了自己的一柄短劍,一把弓弩,便一身輕鬆的跟上了劉邦的隊伍。

從鹹陽到沛縣的距離還是有些遠的,但如今大秦的道路四通八達,路況也是極好的,所以倒也冇有花費太多時間。

幾天後,農夫也就到了沛縣,他看著劉邦享受著眾人的歡呼,看著對方誇耀著自己的功績,看著對方威風八麵。

但他心中卻極為平靜,因為人冇有必要和一個將死之人計較太多。

當然,再盛大的慶典也有平息的時候。

劉邦完成了這一些之後,還是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住處。

當然這裡早已經有大秦官府,建造了一所王府,作為對方的住處。

王府之內,自然又是一片歡慶。

農夫也不著急,在周圍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帶著食物靜靜的等待著,同時觀察著對方的防護。

對方作為王,必然是有保護的。

但他身為千人將,一生的本領可冇有落下過。

他隻要一個機會就足夠了,猶如一個守著獵物的老獵人。

這是王府內,劉邦微微有些醉意的看著麵前的妻子呂雉,說道:

“這些年辛苦你了。”

呂雉心中自然有無數委屈,這些年她過得不容易。

但話到了嘴邊,也隻是說道:

“你回來了就好。”

既然回到了這裡,劉邦這時候也不再遲疑,很快說道:

“我知道盈兒這些年對我有些誤會,但我不怪他,都是那個人的手段。”

“隻是如今,有些事情他必須知道,你去將他叫過來,我等好生分說清楚。”

呂雉點了點頭,趙浪的手段,她自然看在心裡,隻是無能為力而已。

現在劉邦已經回來了,自然要說個清楚。

很快呂雉便離開了這裡。

劉邦神色複雜的走到了院子裡麵,到今天必須要好好的教導一下自己的這個兒子。

但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了一陣冷漠的聲音,

“劉邦,可還記得那些被你殺死的同僚?”

(安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最新章節,我爹讓我顛覆大秦趙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