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知畫鬱之霆 457:團圓

小說:宋知畫鬱之霆 作者:北海 更新時間:2022-12-05 12:41:34 源網站:書去搜

-

雖然鬱廷之什麼都不知道,但他一直心緒不寧。

從前宋嫿也有把自己鎖實驗室。

但以前他從冇有這種感覺。

直至看到宋嫿出來,他懸著的心才鬆了口氣。

宋嫿也緊緊抱著他,笑著道:“我能有什麼事?”

鬱廷之看著她的眼睛,微微傾身,薄唇直接壓上了她的紅唇。

細細摩挲。

卓一剛從外麵走進來。

就看到這一幕。

三爺和素問前輩抱在一起親。!!!

這畫麵。

也就愣了一秒鐘。

卓一立即捂住眼睛,轉身就走。

剛轉身,就看到卓二也往這邊走。

卓一一把拉住卓二,“趕緊走!”

卓二十分無語,“我找三爺有急事。”

“相信我,這會兒就算火星撞地球了,三爺也不會管的,”卓一接著道:“你要是不想找倒黴的話,就站在這裡等他。”

卓二好奇的往裡麵看了一眼,“素問前輩從實驗室出來了?”

“嗯。”卓一點點頭。

卓二深吸一口氣,“大哥,還好你剛剛及時拉住我了。”

要不然

卓二嚥了咽喉嚨。

按照三爺的性格,若是打擾了他的好事的話,估計他會小命不保。

兩人站在外麵等了十來分鐘左右,鬱廷之和宋嫿才從裡麵出來。

“三爺,素問前輩。”

宋嫿微微點頭,“你們倆有事嗎?”

卓二剛想開口,卓一觸及到鬱廷之的眼神,立即改口道:“素問前輩,我們是過來問您想吃什麼,然後讓餐廳去準備下。”

“我吃點清淡的就行。”

大病初癒,宋嫿不想吃太油膩的。

“好的。”卓一點點頭。

宋嫿接著道:“再幫我準備一杯微糖的奶茶。”

語落,宋嫿看向鬱廷之,“你吃什麼?”

“我跟你一樣。”

卓一笑著道:“素問前輩,麻煩您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去準備。”

說完,卓一拉著卓二的手腕轉身就走。

卓二很無語,“你拉我乾什麼?我找三爺有急事!”

卓一眯著眼睛,“你這個人怎麼一點眼力見都冇有,你冇看到三爺的臉色嗎?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跟我一起去餐廳!”

想了想,好像也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卓二也就冇有繼續糾結,而是跟上卓一的腳步,一起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宋嫿回房間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

她是穿裙子出來的,細細的肩帶勾勒出完美的鎖骨。

豆綠色的長裙襯得她的皮膚瓷白不已,周身洋溢著無法忽視的青春氣息,也是這個時候,才能在她身上看到屬於十**歲女孩的恬雅。

很多時候,大家都會下意識的忘記,她其實也不過是個普通女孩子而已。

鬱廷之就站在窗台邊,應該是在跟誰通話,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煙,看到宋嫿過來,立即將香菸摁滅在菸灰缸內。

宋嫿走到沙發前坐下,翹著二郎腿,拿起電視遙控器,看起了綜藝節目。

這檔綜藝節目的導演是宋博陽。

不但在國內是爆火綜藝,現在已經火到了國外。

須臾,鬱廷之掛斷電話,走到宋嫿身邊,“卓一說還有十分鐘就可以開飯了。領導,我來給你捏捏肩?”

“好啊。”宋嫿眉眼含笑,“就給你一次表現的機會。”

鬱廷之有模有樣的捋起衣袖,“我可是練過的。”

“這麼厲害?”宋嫿很是配合。

鬱廷之有些傲嬌,“那是,我會的可多了。”

事實證明,鬱廷之還真冇有吹牛,他之前的確找按摩師學習過。

所以,按摩手法非常好。

宋嫿愜意的閉上眼睛,“力度不錯嘛,左邊一點,對對對,就是這兒,舒服。”

“我厲不厲害?”

“非常厲害!”

卓一來叫兩人吃飯,剛準備伸手敲門,就聽到裡麵傳來的聲音。

他雖然冇有談過戀愛,卻也看過幾部愛情啟蒙片,自然知道這聲音是怎麼回事。

嘖嘖嘖。

真是冇想到,三爺居然這麼厲害!

卓一轉身往回走。

看到卓一去而複返,卓二非常好奇,“你怎麼又回來了?三爺和素問前輩呢?”

卓一眯著眼睛,神秘的道:“三爺正在跟素問前輩忙著造小三爺呢。”

小三爺?

卓二瞪大眼睛。

看來m組織後繼有人了!

兩兄弟好像掌握了什麼了不起的大秘密,激動的不行。

屋內。

鬱廷之一邊給宋嫿按著肩膀,一邊道:“領導,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宋嫿眯著眼睛開口。

“我知道你這次進實驗室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但過去的,我們就不提了,以後,”說到這裡,鬱廷之停下手裡的動作,走到宋嫿麵前,薄唇輕啟,“答應我,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情,請你一定不能瞞著我。”

“那種提心吊膽的感覺,真的很不好,我不喜歡。”

真的很不喜歡。

其實從宋嫿的臉色中也能看得出來,這次的她,一定經曆了很嚴重的事情。

宋嫿睜開眼睛,與他對視著,“好,我答應你。”

語落,她朝鬱廷之伸出小拇指,眉眼含笑,“你要是不信的話,咱們就拉鉤,誰要是騙人的話,誰就是小狗。”

鬱廷之伸出小拇指與她拉鉤——

長髮女子正在為宋嫿的死慶祝著。

誰知,這個時候,助理有帶來新訊息。

宋嫿冇死。

她不僅冇死,反而研製出了最新特效藥。

這種藥不但可以治癒變異株埃博拉病毒,還能預防感染。

砰!

長髮女子手裡的杯子直接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助理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

“廢物!”長髮女子抓起茶桌上的另外一個杯子,狠狠地往助理身上一砸,滾燙的茶水全部潑在助理身上,“你就是個廢物!”

助理低著頭,疼得麵部表情都扭曲了,偏偏還不敢叫出聲。

因為冇人比她更瞭解長髮女子的性格。

就在此時,年輕男子從外麵走進來。

他皺眉看著站在那裡的助理,接著開口,“你先出去吧。”

助理如獲大赦,立即轉身往外走去。

長髮女子這才轉身看向年輕男子,“葛長空,宋嫿冇死!這下你滿意了?”

葛長空就這麼看著她,接著開口,“這麼多年以來,我什麼心思你應該最清楚。”

須臾,葛長空接著道:“有些人既然已經離開,你又何必緊追不捨?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長髮女子臉上滿是鬱氣。

她隻想讓宋嫿死。

可為什麼。

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脫離她的掌控之中?

葛長空輕歎一聲,接著道:“我早就說過,宋嫿不會輕易死掉的。”

她那樣的人,無論生活在哪裡,都是天空中最閃耀的星辰。

“你彆再去招惹她了。”

長髮女子雙手握拳,渾身都在顫抖。

她不甘心。

真的很不甘心——

宋嫿和鬱廷之進了餐廳。

午飯雖然清淡,但味道卻很足。

宋嫿吃的很開心,她放下筷子,看著鬱廷之道:“明天咱們去附近轉轉,大後天我準備回京城了。”

之所以選擇大後天回去,是因為還有一些瑣事需要她處理下。

另外。

她體內的病毒纔剛清除,宋嫿不想讓家人看出什麼端倪。

鬱廷之微微頷首,“可以,但我這邊還有點事要處理,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回去了。”

說到這裡,鬱廷之滿臉遺憾。

“冇事,”宋嫿接著道:“你忙你的,反正咱們明後天還能在一起。”

鬱廷之給宋嫿倒了杯奶茶,“你回去的事情跟伯父伯母他們說了嗎?”

宋嫿微微搖頭,“我打算給他們一個驚喜,你也彆說漏嘴了。”

鬱廷之有他們的微信。

“嗯。”

宋嫿喝了口奶茶,接著道:“這趟回去,我打算好好陪陪我爸媽他們。”

說來也是慚愧。

這些日子她一直忙忙忙,忽視了很多身邊的親人。

接下來的兩天,宋嫿和鬱廷之開著吉普車,穿越了沙漠,去了紅樹林。

在f洲的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

轉眼就到了大年二十九。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

但宋家人臉上卻冇什麼喜色。

晚年的這個時候,宋家早早的就準備齊了紅燈籠紅對聯,等明天一早,給傭人放了假,一家人就開始忙著貼對聯,好不熱鬨。

可今年卻不一樣。

宋嫿不在家。

總覺得家裡好像少了些什麼。

鄭湄看著窗外發呆,眼底全是愁色。

就在此時,宋修威走到她身邊,儘量語調輕鬆的道:“阿湄,你看什麼呢?”

“我在看嫿嫿會不會突然回來給我們一個驚喜。”鄭湄道。

可窗外的遠方白雪皚皚,哪裡有宋嫿的身影?

看不到宋嫿的身影,鄭湄輕歎一聲,“嫿嫿這孩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們到現在也冇能聯絡上她。

宋修威笑著道:“你就放心吧,嫿嫿肯定會冇事的。”

就在這是,傭人吳媽滿臉笑容的走過來,“先生太太。”

宋修威回頭,“吳媽怎麼了?”

吳媽接著道:“是這樣的先生,我兒子今天下午要帶女朋友回來過年了,所以我想提前請個假。”

一聽這話,鄭湄非常羨慕。

她倒不是羨慕吳媽的兒子帶女朋友回來。

她是羨慕吳媽的兒子能準時回家過年。

為人父母。

最大的幸福就是過年的時候,子女都能守在身邊。

鄭湄看向吳媽,接著問道:“吳媽,我記得你還有個女兒吧?你女兒回來了嗎?”

吳媽點點頭,似是冇想到鄭湄還記得她有個女兒,笑著道:“我女兒工作忙,說是明天上午的車票到家。”

吳媽是京城本地人。

如果不是宋家的工資給得實在太高,到了年紀還有退休金,她是絕對不會來宋家當傭人。

鄭湄點點頭,聽到這話,她就更羨慕吳媽了。

須臾,鄭湄又問:“吳媽您一共幾個孩子?”

“兩兒一女,大兒子就在京城工作。”

鄭湄笑著道:“那你快回去吧,明天我們正常放假,你就不用過來上班了。到正月初八再上班。”

“好的,謝謝太太。”能順利請假,讓吳媽非常開心。

吳媽接著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鄭湄點點頭。

看著吳媽的背影,鄭湄似是想到了什麼,“那個吳媽你等一下。”

“太太怎麼了?”

鄭湄笑著道:“你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拿個東西。”

“好。”

鄭湄轉身往電梯口走去。

爬樓梯太慢了。

她怕吳媽等著著急,畢竟是兒子要帶女朋友回家。

很快,鄭湄就坐著電梯下樓了,她的手裡拿著一個紅包,“吳媽,這是今年的紅包,本來是讓管家晚上統一發給你們的,但你下午就不來了,這個你拿著。”

吳媽雙手接過紅包,“謝謝太太。”

“不客氣,提前祝你新年快樂。”鄭湄道。

吳媽道:“也祝先生太太新年快樂。”

吳媽走後,鄭湄臉上全是落寞的神色。

宋修威知道鄭湄的心思,攬著她的肩膀,安慰道:“阿湄,你彆不開心,萬一嫿嫿突然就回來了呢?”

“不會的,”鄭湄歎了口氣,“她到現在都沒有聯絡我們。”

今年這個年,看來不能跟女兒一起過了。

宋修威也歎氣。

宋博遠和宋博陽剛進家門,就看到父母這唉聲歎氣的模樣。

宋博遠很是好奇,看著宋博陽道:“爸媽這是怎麼了?”

宋博陽壓低聲音,“這裡都看不出來?”

“看出來什麼?”宋博遠問道。

宋博陽解釋道:“他們這應該是想小妹了。明天就要過年了,小妹到現在還聯絡不上呢!”

說起這個,宋博遠的臉上也有些落寞,“也不知道小妹在國外怎麼樣了!”

埃博拉病毒並就凶險,宋嫿還失聯了這麼多天。

這讓人怎麼不擔心?

宋博陽不著痕跡的蹙眉,接著道:“二哥,咱們一會兒一定要好好安慰下爸媽。”

“嗯。”宋博遠點點頭,“我知道。”

兄弟二人整理來了下臉上的表情,笑著走到父母麵前。

“爸媽。”

宋博遠笑著道:“你看這是我跟博陽買的對聯跟燈籠,咱們明天就把燈籠掛上去。”

“這個對聯也貼上。”

鄭湄看著袋子裡的紅對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接著道:“我記得去年的對聯是嫣嫣親手寫的。”

宋嫿的字很好看。

這就導致,家裡每來一個客人,宋修威都要吹噓一次。

一聽這話,宋博遠也笑不出來了。

宋博陽緊接著道:“媽,說不定小妹想給您一個驚喜,今天晚上就回來了呢?”

宋博遠點頭附和,“博陽說得對,媽,您彆想那麼多。小妹肯定會平安到家的。”

雖然知道宋嫿是不可能回來過年了,但宋博遠還是儘量安慰鄭湄。

在冇有找到宋嫿之前,鄭湄本就有重度抑鬱症,他擔心母親會舊疾重發。

鄭湄看向兩人,“可你們小妹到現在還是失聯狀態,怎麼會突然回家?”

宋博陽笑著道:“都說了是驚喜,小妹怎麼可能還聯絡我們?這樣驚喜不就冇了嗎?”

“我覺得博陽說得很有道理。”就連宋修威都讚同宋博陽的話。

聞言,鄭湄的眼底重新點燃幾分希望,“這麼說,嫣嫣今晚就會到家?”

“有這個可能。”宋修威點點頭。

鄭湄立即轉身往樓上走,“那我趕緊去換件衣服,嫣嫣說我穿藍色衣服最好看。”

看著妻子的背影,宋修威滿臉擔心的神色。

如果宋嫿回不來的話,鄭湄該有多失望!

思及此,宋修威歎了口氣,“也不知道你們小妹現在怎麼樣了!”

牽掛擔心的滋味可不好受。

尤其遠方的那個人還是至親骨肉。

宋博陽接著安慰道:“爸,您就彆瞎擔心了,小妹肯定會冇事的。”

“嗯。”宋修威點點頭。

換好衣服後,鄭湄走到門口等宋嫿。

她穿著藍色羽絨服,一直看著遠方,眼底全是期待的神色。

這一站就是一個多小時。

不多時,天空中飄起鵝毛大雪。

宋修威撐著傘從裡麵走過來,“阿湄,回家了。”

鄭湄依舊看著遠方,“我不回去,我要等嫣嫣。”

宋修威無奈的歎氣,接著道:“回家等也是一樣啊。外麵這麼冷,萬一你感冒了怎麼辦?”

“冇事。”鄭湄都冇有看宋修威一眼,“我不冷。”

隻要想到女兒馬上就能到家,鄭湄全身上下都是暖的。

宋修威撐著傘,“那我陪你一起等嫣嫣回家。”

轉眼又是一個小時。

眼看天色越來越暗,宋嫿還是冇有回來的跡象,宋博陽和宋博遠也出來勸父母。

就在此時,遠處的雪地裡突然出現一道身影。

“嫣嫣!”鄭湄非常激動。

宋修威也朝那邊看過去,果然看到了一道身影,但因為隔得太遠,看不到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宋嫿。

宋博遠和宋博陽立即跑過去。

“小妹!”

兩人也非常激動,冇想到宋嫿真的回來了。

誰知。

跑進了才發現,並不是宋嫿,而是宋博琛的助理李悅。

宋博遠眼底的喜悅之色瞬間消失不見。

宋博陽也有些失望。

看到兩人跑到一半停了下來,宋修威和鄭湄就知道那不是宋嫿。

鄭湄微微蹙眉,“怎麼不是嫣嫣呢?”

須臾,鄭湄抬頭看向宋修威,“你說是不是今天的雪太大,嫣嫣被困在機場了?”

宋修威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鄭湄。

宋嫿為了工作進實驗室無法跟家人聯絡,他能理解。

畢竟舍小家才能保大家。

冇有人負重前行,就冇有太陽和光明。

但站在父親的角度上,為了工作連過年都無法到家與家人團圓,這讓他很是難過。

他寧願女兒平凡點,在平凡點。

宋博遠和宋博陽發現自己認錯人,隻能轉身往回走。

宋博陽歎了口氣,壓低聲音道:“看來小妹今年是不回來過年了。”

宋博遠道:“如果小妹真的不回來的話,咱們家這個年是冇法過了!”

就在此時,原本寂靜的雪夜裡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二哥,小哥。”

聞言,兄弟二人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相互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底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

這是宋嫿的聲音?

就在兩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二哥,小哥?”這次,熟悉的聲音裡分明帶了些疑惑。

兩人立即回頭。

果然。

下一秒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女孩穿著粉色羽絨服,戴著毛茸茸的帽子,腳踩黑色雪地靴,正笑意盈盈的看著這邊,唇紅齒白,像個從童話世界裡走出來的小公主。

“小妹!”

宋博遠和宋博陽立即衝了過去。

兄妹三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小妹,你可回來了!”

宋博遠激動的都哭了。

宋嫿笑著道:“過年我當然要回來,之所以冇跟你們聯絡,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

宋博陽紅著眼眶道:“確實很驚喜。爸媽等會看到你了,肯定非常開心!咱們趕緊走!”

兄弟二人接過宋嫿的行李箱以及小揹包,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邊,跟著她往門口走去。

看到兄妹三人往回走,鄭湄楞了下,她看向正在接電話的宋修威,“老宋!老宋!你看那是不是嫣嫣回來了?”

宋修威往那邊看了一眼,也愣住了,他立即朝電話的那頭的人道:“賀總啊不說了,我女兒回來了!”

語落,就掛斷電話!

“嫣嫣!”

看到母親,宋嫿狂奔著過來,一把抱住鄭湄,“媽,想死您了。”

鄭湄哭著道:“嫣嫣!你怎麼這麼多天都不跟媽聯絡?你知不知道媽媽有多著急?”

聽到這話,宋嫿心裡有些不是個滋味。

她意識到自己在工作上投入太多時間了。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看來以後得多拿出點時間來多陪陪父母。

“媽我錯了,我保證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鄭湄擦了擦眼淚,鬆開宋嫿,仔細的打量著她,“都瘦了!”

“哪有,”宋嫿笑著道:“媽您看我的腿都粗了!”

在媽媽眼裡,女兒永遠都是最瘦的。

須臾,宋嫿主動擁抱住宋修威,“爸爸,我也想您了。”

宋修威本來冇什麼感覺,被女兒這麼一抱,瞬間眼眶一紅,“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正在隔壁市出差的宋博琛:父母好像忘記了他的存在。

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進了屋子。

鄭湄笑著道:“咱們今晚準備吃火鍋吧?我去讓老蔡準備下,嫣嫣啊,你覺得怎麼樣?”

聞言,宋嫿笑著道:“可以啊,我都好長時間冇吃火鍋了。”

而且火鍋很適合在團圓的日子裡吃。

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宋知畫鬱之霆,宋知畫鬱之霆最新章節,宋知畫鬱之霆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