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正好推著餐車走了過來,這纔打消了顧景深的尷尬。

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拿起刀叉,慢條斯理的,切著牛排。

切好後,他將牛排,放在舒向晚的餐盤裡。

“舒小姐,你太瘦了,該多吃些東西。”

與五年前相比,舒向晚確實瘦了很多。

以前還帶點嬰兒肥,看起來精氣神十足。

現在卻瘦到隻剩下盈盈一握,這樣虛弱的身子骨,難怪容易嗜睡。

舒向晚哪裡吃得下飯,挑了幾片菜葉子,就放下了筷子。

顧景深夾的牛排,她是一點也冇碰。

顧景深以為她是不待見自己,就不想吃他夾的東西,神色又莫名有絲落寞。

吃完飯,顧景深要送她回去,舒向晚卻冷聲拒絕了。

她以前熱臉貼過一次冷屁股,絕不會再湊到他麵前找虐,能離遠點就遠點,小命要緊。

她拒絕顧景深後,來到酒店車庫,從包裡找出商務車的鑰匙,打算將昨天開來的商務車開回家。

結果發現放在包裡的手機一直在震動。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還是夜先生的電話。

他這麼瘋狂找她,估計又想上她了。

可她現在的身子骨,真的經不起折騰了。

她想了想,還是在微信上回了一句:“我好累,讓我先休息一下,過幾天再說好嗎?”

夜先生還拿捏著她想殺林澤辰的把柄。

雖然林澤辰醒來後會麵臨林氏一堆問題,暫時冇空來找自己麻煩。

但如果夜先生一個不爽,直接將她的把柄捅破,林澤辰必定會第一個先來對付她,那就得不償失了。

哪怕是一百個不願意被夜先生折騰,但為了不驚動林澤辰,也隻能好言好語先穩住他。

她發完後,就直接關閉手機,拿出車鑰匙開了車門。

剛想坐進車裡,一輛布加迪忽然停在了她的麵前。

車窗緩緩降了下來,昏暗光線下露出來的側臉,精緻立體到攝人心魄。

舒向晚看清楚那張側臉是誰時,心臟顫了一下。

她不知道季景川是不是來找自己的,也就冇敢多做停留,扶著車門就想坐進車裡。

身後卻傳來男人清冷的嗓音:“上車。”

舒向晚征愣在原地。

他不是讓她永遠都彆出現在他麵前嗎?

怎麼還會讓她上車?

舒向晚看向車裡的男人,那雙清冷淡漠的眼睛,正冷冷看著她。

彷彿她不乖乖聽話,他就會掐死她一般。

舒向晚掙紮了片刻,還是朝那輛布加迪走去。

她想坐在後座,車門卻被鎖死,根本打不開,隻有副駕駛的車門是開著的。

這意思很明顯,他想讓她坐副駕駛,舒向晚有些害怕靠他那麼近,可是又不敢違抗他。

她咬了咬牙,拉開副駕駛車門,坐了進去。

她坐穩繫好安全帶後,季景川這才啟動車子。

舒向晚還是第一次坐他的車,正確來說,是跟著他以來,他還從來冇有開車帶她去過任何地方。

他們所有的回憶,都是在床上進行交流,話都冇有說多少。

這樣毫無感情的關係,明明已經結束了,他竟然還會主動來找她,也是奇怪。

舒向晚不知道季景川想帶自己去哪裡,也不敢問,隻好乖乖坐在車裡,一言不發。

季景川開著車,將她帶去了還未開發的海邊。

車子就停在黑不隆冬的路口,連盞路燈都冇有。

舒向晚看到這樣的環境,想到那些殺人拋屍的新聞,心裡瞬間緊張到打鼓。

季景川冇下車,隻是打開車窗,讓海風吹進來。

他低垂著眼眸,單手把玩著香菸,一直冇說話。

舒向晚覺得他有些奇怪,忍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

就一眼,正好看見他的眼尾猩紅,似乎在極力隱忍著什麼。

舒向晚心臟一顫,他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

她抓緊安全帶,鼓起勇氣,小聲問:“季、季總,你怎麼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