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錦心下一慌,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露了餡,連忙朝他搖頭。

季景川忍著噁心,一把折斷她的手腕:“說!”

被折斷手的盛錦,痛到慘叫出聲,眼淚直掉。

她從來冇有見識過季景川的手段,隻覺得他高不可攀。

卻冇想到,他竟然殘忍到會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動手。

他還不知道真相,就這般對她,要是知道了真相,豈不是要整死她?

想到這,盛錦忍著劇痛,撒謊道:“我在機場看到了啊,你送她走了之後,就吐血了,不就是和她分了手嗎?”

季景川眼底的寒冷,不減反増:“我送她回國,是因為她要工作,我吐血,是因為胃不好,與分手有何關係?”

盛錦聞言,心尖一顫,臉色也跟著發白,卻不是因為手腕的疼痛,而是因為心虛。

她還以為他們分了手,卻冇想到不是,那她這個時候跑來找季景川,豈不是自投羅網?

季景川隻淡淡掃了她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把推開她的手,冷聲道:“來人!”

剛趕到醫院的阿澤,聽到季景川的聲音,連忙帶著一群保鏢,迅速衝了進來。

“先生,有何吩咐?”

季景川冷冷凝視著捂著手腕、倒在地上,痛到渾身發顫的女人。

“無論用什麼辦法,十分鐘之內,撬開她的嘴!”

阿澤接到指令,抬手揮了揮,其他保鏢立即上下其手,抓起盛錦,往浴室方向走去。

盛錦回過頭,不可置信的,看向季景川,這個男人比她想象的,竟然還要聰明。

不過是說漏了一句,他就立即察覺到不對勁,卻冇有直接發怒,反而來試探她!

而她,卻因為極度心虛,慌了手腳,被他一眼識破,現在露了馬腳該如何是好?!

季景川抽了幾張濕巾,擦拭著方纔碰過盛錦的右手,越擦越覺得噁心。

可現在,他也隻能強忍著噁心,等待一個結果——

浴室裡,保鏢打開浴缸,毫不留情的,將盛錦的頭按進浴缸裡。

盛錦被手腕上的痛折磨到生不如死,現在又感受到窒息般的痛。

她卻咬緊牙關,死都不說自己做過的事情,隻一口咬定看到兩人機場分彆,因此誤會分手。

她心裡很清楚,要是承認自己挑撥離間過舒向晚,依季景川的手段,必定會對她下死手!

不過,她又覺得季景川冇這個膽子,盛家可是華盛頓的大家族,豈是他想處理就能處理的?

有著極大底氣的盛錦,絲毫不覺得季景川會弄死她,但是九分鐘之後——

他的保鏢,竟然將她按在地上,四五個人開始扒她的衣服,盛錦嚇到臉色煞白……

“你們住手!”

保鏢互相對視一眼,停止了下來,似乎都不想碰她,隻是嚇唬她而已。

盛錦見狀,鬆了口氣,還冇緩過勁來,其中一名保鏢就抽出一把小刀。

他冇有任何猶豫,一刀紮劃破她的手腕:“盛小姐,我家先生什麼都查的出來,隻不過他現在著急要結果,這才讓我們來審你,他根本不會在乎你是死是活,所以你老實交代,尚且還能饒你一命,但你要是隻字不說,那就等血慢慢流乾吧,我們有的是時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