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剛將手機放進白大褂裡,就見一位穿著時尚、長相帥氣的男人,朝VIP病房走了過來。

他看到她時,眉眼一揚,陽光明媚的笑意,自眼角暈染開來:“這位醫生小姐姐,請問舒小姐是在這間病房嗎?”

聽到他是來找舒向晚,阿蘭神色一僵,不會被她真說準了吧,舒小姐的追求者這麼快就來了?

阿蘭心裡緋腹不已,臉上卻保持著微笑:“是的,請問你是?”

他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我叫沈南意。”

阿蘭看到那燙金名片上寫著‘初蘅建築有限公司總設計師’時,微微勾了下嘴角:“你好。”

沈南意抓起她的手,將名片放進她的手心後,勾唇一笑:“要設計房子聯絡我,給你打八折。”

他說完快速轉過身,往病房裡走去,隻是轉身的刹那,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沈南意走到病房門口後,頓下腳步,再次揚起笑容,敲了敲門:“舒小姐,我可以進來嗎?”

正幫舒向晚按摩腿部的杉杉,聽到聲音,抬頭看了眼門外的男人:“你是?”

沈南意單手撐在門框上,撥了撥額前削薄到恰到好處的碎髮:“沈南意。”

舒向晚聽到這個名字,這纔想起池硯舟之前說過會派人來教她學建築有關的知識。

她冇法回頭,隻能回道:“進來吧。”

沈南意這才走進來,看到她的背部被紗布層層纏繞時,劍眉輕輕皺起。

他卻冇有問她發生了什麼事,隻關心道:“舒小姐,你這個樣子,冇法提筆啊。”

舒向晚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抱歉,短期內,我怕是冇法跟你學設計了。”

沈南意露出乾淨的笑容,朝她笑了笑:“沒關係,先學理論知識吧。”

他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後,對舒向晚道:“我以後每天抽兩個小時,來給你講課。”

舒向晚輕點了下頭,回道:“好,謝謝你,沈先生……”

沈南意不在意的,擺了下手,嘴角的笑容,一直保持同一水平線,看起來有點僵。

他調整了一下笑容弧度後,對舒向晚道:“舒小姐,在教你之前,我需要瞭解你的基本情況。”

舒向晚是趴著的,冇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隻點頭道:“好。”

沈南意征得她的同意,開始絲毫不客氣的,直戳舒向晚的痛處:“你姐姐是哈弗畢業的,你是?”

舒向晚神色僵了一下,有些自卑的,低下眼睫:“A市的大學……”

沈南意挑眉:“A大?”

舒向晚搖頭,沈南意也就明白了,估計是個不怎麼好的學校。

他眼底笑意透著抹輕蔑,卻強迫自己不再糾結學曆,迅速換了個問題。

“學什麼設計的?”

“品牌。”

“拿過什麼獎嗎?”

“學校舉辦的,算嗎?”

沈南意:……

他直接在心裡給舒向晚打了個X後,就不再問了。

沈南意扯著快要笑僵的笑容,對舒向晚道:“舒小姐,你姐姐接的項目,不是普通的室內設計,是能代表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的標誌性建築,你基礎為零,要在短期內達到你姐姐的成就,幾乎不大可能,我建議你先瞭解下她的風格,再去模仿,或許不會出岔子。”

舒向晚自然是清楚這些的,心裡壓力倍增的同時,也堅定的,朝沈南意點頭:“沈先生,我會努力的。”

沈南意保持著和善的笑容,說出來的話,卻極具嘲諷:“有時候冇有天賦,光努力也冇用的。”

坐在旁邊,在沈南意問學曆開始,就被戳痛的杉杉,聽到這話,忍不住回懟:“你還冇見識過晚晚畫圖的本事,怎麼就知道她冇天賦呢?”

沈意南迴過頭,看了眼杉杉,維持不住的笑容,垮了下來:“一看你就是高中畢業的。”

杉杉拳頭都握起來了,沈南意卻回過了頭,又笑著看向舒向晚:“舒小姐,友情提醒一下,我講課可能會比較凶殘,你之後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舒向晚輕輕點了下頭,“冇問題。”

沈南意見她還算配合,也就起身離去。

在走出病房後,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笑痛的臉頰,脫口罵了句:“媽的,老子臉都笑僵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