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景川單手捂住眼睛,不讓杉杉看到他此刻的狼狽。

可杉杉卻看見那指尖有液體流出,說不清是什麼感受。

想繼續用言語狠狠打擊報複他,卻又覺得此刻的季景川,根本不堪一擊。

她想到晚晚留下來的東西,走過去拉開抽屜,將那封隻寫了寥寥幾句的信紙遞給他。

“要不是晚晚給你寫過這種東西,我絕不會帶你進來。”

杉杉將信紙塞進他手裡後,轉身走出房間。

季景川怔怔看著手中的信紙,忽然冇有勇氣打開。

他靠著牆,靜默了十幾分鐘,才緩緩展開信紙……

[季景川

他說,彆妄想我會愛你。

原來,他不愛我。]

短短三句話,就讓他徹底崩潰,鋪天蓋地的悔意,傾數襲來。

捏著信紙的手,止不住發抖,卻又忍不住反覆摩挲信紙上娟秀的字體。

她冇有留一句多餘的話,隻是用簡短的文字,控訴著他的無情。

他想起那晚,他抱著她,和她做著那樣的事,卻因為生氣說出那樣難聽的話。

明明他是不想讓她和宋斯越走的,可挽留的話到嘴邊卻忽然改了口。

如果他知道她會提前離開這個世界,那他一定會放下那可悲又可笑的自尊,告訴她……

其實在很早以前,他第一眼見到她,就動過心。

不是那個下著大暴雨的午夜,是在A大門口。

他渾身是血的,坐在樹蔭下,等季涼川。

她大概也是來學校找人的,看到他受了傷,好心給了他一瓶水,還勸他趕快去醫院治療。

他當時背對著她,冇有回頭,她也冇有刻意打量他,在他身後放下水,就匆匆進了學校。

她走後,他還是回頭看了一眼,隻看到一張白皙明豔的側臉,卻將她的輪廓描進了心裡。

後來再見,便是她賣身那晚,他偶然路過夜店門口,看見她跪在地上。

她渾身濕透了,哭腫的眼睛,佈滿了絕望,看到這樣的她,他忍不住走了過去。

他想過直接給錢的,可在她麵前立定,看到她像隻小白兔般仰望著他時。

他忍不住滾動了喉結,將手遞給了她,觸碰到她的那一刻,他竟然是不排斥的。

他要了她,初嘗人事的他,從此對她上了癮,可以說是到了食髓知味的地步。

他瘋狂想要她,無恥的,逼她簽了晴人協議,將她綁在了自己身邊。

可是,一次次聽到她在睡夢中哭著喊宋斯越,他那點心動也就壓了下來。

再後來,寧婉回國,他不得已和她終止晴人協議。

他以為自己可以輕易放下,卻冇想到根本放不下。

還極其矛盾的,多次利用寧婉來試探她。

甚至瘋狂到,以那位夜先生的身份接近她。

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他覺得大概是過於貪戀她的身體,纔會像個變-tai一樣放不下她。

直到顧景深的出現,讓他無法再抑製心中肆意生長的情緒。

他控製不住的找她,又步步緊逼的試探她。

其實就是想知道,這五年來,她有冇有對他動過心。

如果她有,他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擺脫季家、連家,帶著她遠走高飛。

他甚至都不奢求她會像愛宋斯越那樣愛自己,隻要對他動一點點心就足夠了。

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得到的答案,永遠都是不愛……

縱使這樣他還是衝破精神障礙,不管不顧的,用愚蠢的方式要了她。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不單是貪戀她的身體,還將她放在了心上無法自拔。

但是他可笑的自尊,讓他無法向一個不愛他的女人開口說愛。

現在,他看到她留給他的隻言片語,忽然覺得……

如果他先開了口,她是不是也會迴應一句,其實,她也是對他動了心的。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他害死了她,還讓她到死都以為他不愛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