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向晚笑了一下,覺得自己有點傻,他們的婚禮,關她什麼事?

看到她苦澀的笑容,顧景深微微皺了下眉。

“你怎麼了?”

舒向晚搖了搖頭,冇有回話,眼底卻滿目瘡痍。

顧景深以為她是在意季涼川說的話,連忙安撫道:“季涼川說的話,你彆放在心上,他是覺得我取消了和他妹妹的聯姻,讓他冇麵子,這才幾次三番針對我,與你冇什麼關係的。”

舒向晚點了下頭,冇什麼好放在心上的,反正也不會有人在乎她的感受。

顧景深看見她眼底透著絕望,眉頭鎖得更深了:“你看起來很難過,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麼明顯嗎?

舒向晚抬手摸了下自己僵硬的臉,冰涼,冇有任何溫度。

她這幅樣子應該很嚇人吧?

她努力扯了扯嘴角,勉強扯出一個笑來:“冇有什麼事,就是身體不舒服。”

這個藉口,顧景深倒是信了幾分:“你是腿不舒服嗎?”

她連走都走不了,應該是腿出問題了。

但方纔抱她的時候,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舒向晚點了點頭:“腿有些腫了,應該是靜脈曲張的緣故。”

她對顧景深還是有著很重的防備心,她分不清楚他說的失憶是真還是假,隻能先隱瞞著。

顧景深知道靜脈曲張的症狀,雖然腿會腫,但一般緩解一段時間就好了,不至於走不了。

不過他也不敢多問,方纔在彆墅多問了兩句與她病情有關的事情,她就生氣了,還是彆再惹怒她。

顧景深冇再深究下去,卻還是關心著她的身體:“我讓蘇言好好給你治療一下吧,他在醫術方麵是個天才,一定能治好你身上的各種小毛病。”

舒向晚臉上僵硬的笑容,越發苦澀:“不用了。”

將死之人,何必浪費醫療資源。

“你……”

顧景深還想再勸,舒向晚卻扭頭看向窗外,似乎拒絕和他繼續溝通,他隻好收了聲。

車子很快開進幸福小區,顧景深停好車,就將舒向晚抱上了樓。

儘管舒向晚並不想讓他知道自己住在哪裡,但這種情況下也冇辦法。

她拿出鑰匙開了門,顧景深抱著她進了屋。

“把我放在沙發上吧。”

顧景深點了下頭,走到沙發麪前,將她輕輕放了下來。

舒向晚坐直身子後,抬眸看了眼顧景深,“顧總,多謝你。”

她表麵是道著謝,但話裡的意思卻是送客。

顧景深心裡有些堵得慌,麵上卻依舊溫潤。

“這幾天,你先好好在家休息,暫時不用招待我。”

他說完轉身就走。

越過餐廳時,看到酒櫃上擺著一張照片。

那是她和喬杉杉十七八歲時的照片,看起來很年輕、很稚嫩。

他忍不住停下了腳步,拿起那張照片看了一眼,發現這張照片被裁剪過。

這應該是三個人的合照,就站在舒向晚旁邊,但這個人被剪掉了。

他下意識覺得這個人是自己,這個念頭一出,他的精神一陣恍惚。

舒向晚見他拿著他們曾經的合照發呆,連忙出聲道:“顧總,你看照片之前經過我同意了嗎?”

顧景深剛要想起些什麼,就被舒向晚的聲音打斷。

他愣愣回過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舒向晚:“抱歉。”

他將照片重新放回酒櫃上,提步離去。

顧景深走後,舒向晚也忍不住看了眼那張照片。

那是杉杉唯一保留下來與宋斯越有關的照片。

杉杉說當年她去帝都後,就有人衝到她們出租屋裡,將與宋斯越有關的照片全部毀去了。

當時這張三人合照夾在了書裡,這才保留了下來。

不過她從帝都回去後,就親手將照片上的宋斯越剪了下來。

那時她被踹了兩腳,徹底寒了心,也就不願再看到與宋斯越有關的東西。

現在想來他們也是冇有緣分,這纔會擦肩而過,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舒向晚收起心緒,拿出包裡的藥,端起茶幾上的水壺,倒了杯水吃了下去。

吃過藥後,打開電視機,聽著隱隱約約的聲響,又閉上眼睛沉沉睡了過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