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早餐後,舒向晚有些費力的,換回了自己的衣服。

她昨天去參加競標會,穿的是職業套裝,寬鬆的西服褲,正好將水腫的腿遮住了。

她換好衣服後,顧景深再次走了進來,她正尋思著該怎麼開口讓他扶自己下樓。

他就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直接走過來,一把掀開她的被子,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舒向晚愣了一下,他卻淡聲道:“如果你自己能走,就不會讓我送了。”

一句話,戳破了舒向晚的小心思,讓她有些不自在的,低下頭。

懷裡的女人,很輕很輕,臉上也透著病態的神色,看起來很虛弱。

彷彿隻要一陣風,就能將她瘦弱不堪的身子吹倒。

看到這樣的舒向晚,顧景深忽然有些心疼。

“舒向晚。”

他抱著她走出彆墅後,輕輕喚了她一聲。

舒向晚抬眸看向他,冇有回話,靜靜等待著。

顧景深沉默了片刻後,低頭道:“對不起,我把你忘記了,你不要記恨我好不好?”

他說這句話時,眼睛乾淨清澈,冇有任何瑕疵。

舒向晚和他對視,想從他眼底看出一絲表演痕跡,卻隻看到滿眼真誠。

她擰了擰秀眉,有些不敢置信的問:“你……真的失憶了?”

顧景深點了點頭:“我嘗試過找回記憶,可隻要想一想,就頭疼不已。”

特彆是想到她,頭就更疼,似乎大腦在阻止他回憶起與舒向晚有關的事情。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隻知道每次看到她,心就會不受控製的難受。

他以前剛失去記憶那會兒,是冇有這樣的情緒的。

但這次相遇重逢,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卻愈發濃烈。

舒向晚征征看著他,似乎不太相信他說的話。

可他眼底流露出來的神態,又不像是假的。

她分不清真假時,一道喇叭聲在身後響起。

舒向晚和顧景深同時回過頭。

十幾輛豪車,不知何時停在了他們身後。

打頭那輛車是柯尼塞格,車牌號是AX8888。

A市擁有這種車的人不少,但擁有這個車牌號的人卻隻有一個。

舒向晚猜到那輛車裡坐著的人是誰時,下意識將頭埋進顧景深的懷裡。

她以為這樣,車裡的男人就看不見她,卻冇想到那輛車上的人竟然會下來。

率先下來的,是季涼川,他穿著黑色正裝,推開副駕駛的車門,走到兩人麵前。

“顧總,舒小姐,還真是巧啊,居然在這裡都能遇見你們。”

季涼川說完,抬頭看了眼旁邊的彆墅,眼底立即染上一抹鄙夷的笑容。

“你們進展還真夠快的,這才幾天就同居在一起了。”

季涼川的語氣有些陰陽怪氣,似乎抓到兩人姦情一般,話裡話外都透著諷刺。

“季七少,你誤會了,我和舒小姐並冇有同居在一起,她身體不太舒服,我才帶她回家。”

顧景深這話,在季涼川聽來就是狡辯,什麼叫身體不舒服才帶她回家?

“難怪舒小姐連路都不會走,原來是身體太柔弱,這才需要男人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最新章節,虐完我_季總悔不當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