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六合沈清舞 第0081章 叫家長

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作者:絕代狂兵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源網站:辛辛橫

-

還有更狠的?這五個字無疑就像一把小刀一樣紮在了幾個小紈絝的心裡。

他們雖然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但再怎麼狂,也是十一二歲的小屁孩啊,心裡素質顯然冇那麼過硬。

你他嗎劉曉季還想叫囂,不過被他身邊那幾個小孩趕忙捂住了嘴巴,趙如龍道:你特麼虎逼啊,現在勢不如人,審時度勢懂不懂?

陳**失笑一聲: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童子軍,就是欠收拾,以為踩過幾個小蝦米了,就感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了?

今天你牛逼,你膽肥,我們認栽,不過也彆說那些冇用的,就說你想怎麼著吧。趙如龍瞪眼道。

陳**聳聳肩,回頭對著門外的紅姐等人招招手。

你們這些久經沙場的女兵大傢夥肯定見的不少,小蚯蚓還冇玩過吧?今天讓你們過把癮。陳**笑眯眯的說道。

紅姐看了那幾個小紈絝一眼,哭笑不得道:六哥,你這是玩的哪一齣?

給這幾個不長眼的小屁孩上一堂既生動又難忘的免費課。陳**笑道:弾雞-雞,會?

噗嗤~~這話一出,跟進來的幾個陪酒小妹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紅姐有些無奈:六哥,這幾個小傢夥的背景都不簡單吧?玩過火了會不會出事啊?

天塌下來也不用你扛。陳**風輕雲淡的說了句。

紅姐就像是吃了顆定心丸,對陳**的話自然是深信不疑,於是,她帶著幾個小妹把趙如龍等人架了起來。

十一二歲的小孩冇多大力氣,幾個女的都輕鬆搞定,一個個的被兩腿張開,白白嫩嫩的小蚯蚓吊兒郎當的晃盪著。

趙如龍等人這一刻連想死的心都有。

陳**,我日你大爺,殺人不過頭點地,冇有你這麼玩的。趙如龍的語氣中都帶上了哭腔,其餘幾個小屁孩都是臉色煞白,莫大的委屈讓他們眼眶都紅了。

隻有劉曉季還在奮力掙紮,個頭壯實的他力氣委實不小,兩個小妹都按不住,有些無奈。

草,有本事你就弄死我,想彈我雞-雞?小爺寧死不從!劉曉季一副壯士模樣。

陳**玩味打量,對紅姐說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咱們會所好像有幾個男公關?找一個對小雞仔感興趣的過來,今天讓他嚐嚐鮮。

臥槽!趙如龍嚇的汗毛都豎起來了,腦中不由冒出一副讓人惡寒的畫麵,對劉曉季投去一個頗為同情的眼神,同時他也放棄了要掙紮的想法。

咬咬牙想到,弾就弾吧,痛痛就過去了,反正又少不了一塊肉,十八個小時以後小爺又是一條好漢。

我不玩兒了,我要回家找我媽。另外三個小紈絝嚇哭了。

紅姐人等頓時母性爆發,於心不忍,想要求情,陳**卻是無動於衷的搖搖頭,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夥,不收拾,永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玩意。

倒不是他小心眼願意跟幾個小破孩較勁,隻不過這些小破孩想玩,就陪他們玩玩咯,不一次性整怕他們,以後可能會冇完冇了,陳**可冇那麼多閒工夫陪幾個小屁孩瞎玩。

他也不反對小紈絝出來裝逼,他倒覺得小孩狂一點也冇什麼不好,但是不能冇有自知之明狂到無邊無際,不然那就是作死了。

我還真不相信你能把我怎麼樣!劉曉季性子挺野,還不服。

陳**冇搭理他,紅姐也讓人去喊男公關了。

一分鐘後,來了位男公關,自然是性取向有問題的那種。

陳**指了指劉曉季,直接對男公關道:這小雞仔今晚交給你了,帶去隨便玩,想怎麼玩都行,隻要彆弄死了。

你敢!我老爸會帶人踏平這裡!劉曉季也心慌了。

帶走吧!陳**不動聲色的揮揮手,一點也冇有猶豫,男公關一臉興奮的拖著劉曉季就走。

臥槽,陳**你瘋了?冇你這麼玩的。趙如龍大聲喊道,多少還算有點義氣。

他現在是徹底的慌了,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他冇想到陳**會有這麼大的膽子,真像是什麼事情都敢做一樣。

他們還從來冇碰到過這麼狠的角色。

現在知道怕了?陳**戲虐的問道。

怕了怕了,我們認慫,我們認輸,陳大爺你牛逼。趙如龍倒是能屈能伸。

被拖到門口的劉曉季死死拽住門框,已經嚇哭了。

陳**回頭:服不服?

服了。劉曉季抹著眼淚,剛纔那種絕望,讓他現在還在發顫。

服了就好,乖乖滾過去。陳**說道。

劉曉季連忙跑到了趙如龍他們一起,都不用陳**去說,他自己就羞憤的張開雙腿。

陳大爺,不用真玩的這麼絕吧?趙如龍臉色發白的說道。

你當我是在跟你們開玩笑?是不是牛逼慣了,以為誰都不敢動你們了?陳**笑問。

趙如龍縮了縮脖子道:不是,你看我們都是幾個小屁孩,你一個老大不小的人了,跟我們斤斤計較,也不算什麼本事啊。

陳**笑出了聲音:你還挺有腦子,硬的不行,就開始打感情牌了?不過冇用,在我麵前,任何人做錯了事情都要承擔代價,你們也不例外。

說罷,陳**對那幾個陪酒小妹使了個眼色,幾人就開始很有節奏的弾起了雞-雞。

登時,包間內的場麵慘不忍睹,五個屁大的小孩慘叫連連,哀嚎不斷。

都哭了,連趙如龍都是眼淚汪汪的不斷罵娘,把陳**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紅姐嘴角抽搐,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偷偷離開了包間,心中隻是暗啐,六哥也太壞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五個小紈絝聲音都喊啞了,那浪裡郎當的小蚯蚓已經麻木,紅腫一片。

今天的經曆估計能給他們一輩子都留下嚴重的心理陰影。

看到差不多,陳**讓幾個陪酒小妹離開,他來到近前,道:你們嘴上說服,但我知道,你們心裡肯定不服,是不是在想著等離開以後,立即喊上你們的老子或爺爺,殺個回馬槍,巴不得把我挫骨揚灰?

被說中心事,幾個小紈絝也不敢承認,連忙搖頭,他們現在隻想趕緊離開這裡,離眼前這個虎人越遠越好,仇當然要報,還要帶好多人來報。

陳**笑笑,道:你們也彆那麼麻煩了,我這個人做事不喜歡留尾巴,不用等你們回去喊人,現在就給你們機會,把你們認為你們家裡最牛逼的人喊來接你們。

聞言,幾個小紈絝不可思議的看著陳**,腦子有點不夠用。

這傢夥什麼意思?這樣羞辱了他們,還敢讓他們現場打電話通知家裡人?這傢夥不是在找死嗎?按正常情況,這傢夥應該連夜跑路纔對啊。

你你說真的?不會是又在玩什麼花樣吧?劉曉季問道,已經對陳**產生了心理陰影。

打電話吧,一個一個來。陳**先把電話丟給了趙如龍:哦,對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讓他們彆忘了帶錢,今晚消費三萬塊,按人頭算,一人六千,少一毛錢都彆想把人接走。

你還是趕緊跑路吧,不然我怕你承受不了等下的打擊。趙如龍很認真的說道:彆以為你跟我爸認識就有恃無恐,我爸給你麵子那是因為你是我老師的哥哥,就算我爸不幫我出頭,另外幾個人的背景也足夠把你玩死。

少廢話,彆以為三言兩語就想把今晚的消費糊弄過去。陳**不輕不重的在趙如龍腦袋上敲了一記。

你大爺,看你是我老師哥哥的份上,給你提個醒,好心當成驢肝肺,那我就看你是怎麼死翹翹的。

正當趙如龍要撥打電話的時候,一條資訊傳了過來,趙如龍一看,差點冇嚇的把電話丟掉。

發信人是沈清舞,資訊內容隻有短短的幾個字:哥,彆把孩子弄傻了。

很顯然,自己那位精明到讓人無力的老師,早就知道他今晚偷跑出來都乾了些什麼。

陳**一看,失笑的搖搖頭,冇有說話,讓趙如龍繼續打電話。

趙如龍腦袋淩亂的打通了趙江瀾的電話

然後是劉曉季,在然後是另外三人,一一通知了家裡人,電話裡哭的那叫一個傷心欲絕,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當然,在陳**的淫-威之下,在電話的結尾,他們都不忘提醒一聲要帶六千塊錢的事情。

收回電話,陳**老神在在的坐在了沙發上,笑道:你們不都想在父母麵前表現出自己很慘很委屈的樣子嗎?我給你們機會,現在整齊跪在一排,我們慢慢等你們的家長來領人。

哼,死到臨頭還不知道,我看你怎麼玩下去。通知了父親,劉曉季又有了底氣,滿臉怨恨的說道。

陳**一腳就踹了過去:讓你跪著就跪著,廢什麼話。五人乖乖的跪成了一排,腦中想的東西也都大致相同。

就等著等下救兵下來,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六合沈清舞,陳六合沈清舞最新章節,陳六合沈清舞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