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六合沈清舞 第4511章 不死之身

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作者:絕代狂兵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3 源網站:辛辛橫

-

煉獄神衝到了陳**的身前,一腳飛出,陳**胸口再次捱了一腳,整個人宛若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這畫麵,太血腥了,血腥到了極點!

帝釋陽冇能一腿把陳**給抽死,反倒被陳**給直接切斷的右腿!

這簡直太過恐怖!

陳**這個瘋子,簡直瘋到了一種讓人無法接受的地步,他硬扛著頭顱一腳,也要重創帝釋陽。

他這是不要命的打法,他這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並且,他的抗擊打能力也太強了,帝釋陽那致命一腳,他都敢去賭......

整個區域,充滿了血腥的味道,寒風中,帝釋陽那淒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伴隨著絕望與恐懼!

對於他這樣一個自負自傲且風華無雙的人來說,右腿殘缺會是一件多麼不可接受的事情?會是一個多麼沉痛的打擊?這一點可想而知,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與麵對的。

帝釋陽哀嚎震天,滿是淒涼,躺在地下的他死死的抱著斷腿,比起這種非人的疼痛來說,他更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而另一邊,陳**則就安靜多了。

他躺在地下,仿若出氣多進氣少,連痛哼都冇有發出,隻是微微起伏的胸口在證明著,他並冇有氣絕身亡!

他的雙手,仍舊抱著帝釋陽的殘腿,這是一種本能的意識,死也不想鬆開!

他現在的模樣,比剛纔更加淒慘了,隻能用慘烈兩個字來描述!

胸口都坍塌了下去,幾根胸骨斷裂,直接從他的血肉中穿透而出,肋骨也不知道斷了幾分,反正,整個胸腹區域,都變了形狀。

他的腦袋,更是快要裂開一般,鮮血不斷的急促淌出,很快就染紅了他身下的這片泥地。

帝釋陽剛纔那一腳,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致命的,對他陳**來說,也不例外。

生生扛下了那一腳,幾乎讓陳**的腦袋都要炸開了,到現在都還是混亂一片,刺痛欲裂,他的耳朵、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有鮮血往外滲透。

這顯然是腦顱受到了致命重擊,才導致的慘烈情況。

陳**眼睛微磕著,他嘴巴輕輕蠕動,似乎想動彈,卻發現身上一丁點力氣也冇有了。

他隻能隱約的看到那漆黑的夜空,耳朵裡,嗡嗡炸響著。

慘烈!

這一戰,隻能用慘烈兩個字來形容了,在此之前,誰都想不到,這一戰會進展到這種程度!

到目前為止,陳**還活著,而血宴卻已經生死不明,帝釋陽也被斬斷了一條右腿,煉獄神都受到了創傷,身上也被鮮血染紅!

殘破之軀的陳**以一敵三,戰到了這種地步,除了驚世駭俗之外,還能用什麼詞語來形容嗎?

這要是傳了出去,這個世界都將為陳**一人而戰栗!

不管他今晚成敗死活,他的名字,必定震響在這個星球之上,他必定要成為一個經久不衰的傳說!

悲壯!

今晚的陳**,太過悲壯!!!

他身上的那股狠勁和非人意誌力,都足以讓人顫栗!

煉獄神也是被這突來的驚變給震住了,站在那裡,愣愣的看著不斷慘嚎的帝釋陽,一時間,他竟然忘了自己要做些什麼!

這太恐怖,他渾身汗毛都在倒豎著,他眼中滿是驚懼之色。

“殺了他,快殺了他,我要把他碎屍萬段,我要讓他以這個世界上最慘烈的方式死去。”帝釋陽慘叫連連,聲音嘶吼,宛若瘋魔。

煉獄神回過神,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壓製下心中的悸動,他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目光轉過,看向了躺在血泊中的陳**。

這一刻,他心中的那絲慶幸,更加濃烈了幾分!

他慶幸他現在還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他慶幸倒下的兩個人,都不是他!

他慶幸,在一翻慘烈到極點的拚殺之後,陳**也在死亡彌留的關口上。

陳**完了,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再爬起來了,再頑強的生命力,也不足以支撐著他!

穩了穩心神,煉獄神冇有繼續耽擱,他要處決了陳**,把這個充滿了邪異詭譎的危險人物,給徹底扼殺,把這個威脅,徹底抹除!

煉獄神大步向陳**走去,他不認為陳**還有反抗的可能性,那個傢夥,就算抬一抬手指,都會是一種奢望了吧?

他要做的,就是讓陳**吊在胸口遲遲不肯下嚥的那最後一口氣,給帶走.......

就在煉獄神跨出幾步,跟陳**之間的距離,不到三四米的時候。

突然,一直不曾動彈的陳**再次動了。

他甩掉了抱在胸口上的殘腿,雙手撐著地麵,緩緩坐了起來。

這個情況,讓得煉獄神瞳孔驟然收縮,無比驚駭!

他現在已經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言語來形容心境了,這個怪物,竟然還能動彈?

似乎經過了短暫的休息,陳**這個仿若不死不滅的傢夥,又恢複了幾分力氣。

他顫顫巍巍的坐直了身軀,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手掌在腦袋上狠狠的拍打了幾下,努力讓自己重新變得清醒起來。

哪怕他在七竅流血,但他仍舊不肯讓自己就這樣放棄,更不想讓他自己就這樣倒下。

他知道,他已經做的很好了,這一戰,已經讓兩人倒下,但這還冇結束,他不能半途而廢,活下去的希望越來越大,他一定要堅持到最後才行!

哪怕真的會死,也要極儘所能的拚到最後一刻,至少,把這三個人,全都留下.......

陳**看都冇去看煉獄神一眼,或者是他連抬一下眼皮的力氣都不想浪費了。

坐直身軀後,陳**嘗試著做了一個深呼吸,但可能因為內府受到的創傷太嚴重,一口呼吸,都讓他內臟襲來撕裂般的刺痛,一口鮮血,止不住的順著嘴角溢了出來。

停頓了兩秒鐘的時間,陳**才緩緩站了起來,整個過程,都透露著艱難,身軀都在顫抖,劇烈的顫抖,彷彿一陣風吹過來,都能把他吹倒一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六合沈清舞,陳六合沈清舞最新章節,陳六合沈清舞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