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六合沈清舞 第0223章 背靠大山

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作者:絕代狂兵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源網站:辛辛橫

-

警察來了!

門外的一大群人向兩邊散開,緊接著,一個個穿著製服的莊嚴警察魚貫而入,足足二十多個,十幾人進了包間,十幾人在外麵維護秩序。

最後,一個肩膀上扛著花的警官走了進來。

看到警察,正處於極度惶恐中的李炳發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慌忙的大喊大叫了起來:救命,趕緊救命,這裡有人要謀殺,他要殺我。

李炳發一邊喊著,一邊連滾帶爬的衝向那些警察,陳**神情自若的看著,也冇去阻攔,他的視線都冇落在李炳發的身上,而是落在了那名警官的身上。

曾局長,你來的太及時了,要是再晚一點,我恐怕就要被這窮凶惡極的劊子手殺了,你們趕緊把他抓起來,他在這裡行凶作案,打傷多人,甚至還對我起了殺心,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這樣的人一定要把他緝拿歸案!李炳發對那名警官疾聲說道。

他的情緒還處於害怕和激動當中,不過已經冇了剛纔那麼恐慌,因為他很清楚,警察來了,他就絕對安全了,現在該倒黴的,是那個青年纔對,就憑他和區局公安局長的私交與關係,他相信,那個青年死定了,難逃法網!

警官走進包間,先是看到了地上的幾個傷者,隨後要看到了頭破血流的李炳發,怒氣就直接往上竄了起來。

他和李炳發的私交不說有多好,但起碼有過利益上的往來,這個李炳發也幫過他幾個忙,所以於情於理,他還是比較在意李炳發這個分行行長的。

李行長,不要著急,有話慢慢說,我就是知道這裡有人行凶,才親自帶隊趕來,你放心吧,你現在很安全,一切觸犯法律蓄意傷人者,我不會讓他們逍遙法外,一定嚴懲不貸!警官擲地有聲的說道。

對,一定不能放過他,簡直太猖狂了,目無王法,公然毆打公務人員,這更是罪加一等,要以最嚴厲的規格製裁!李杭長強忍著腦袋傳來的陣陣痛楚,聲音陰鷙的吼道。

看向陳**與秦若涵的目光,都充滿了怨毒與冷笑,他會讓這兩個人付出慘重的代價,為今天的愚蠢行為付出不可承擔的代價!

好強的氣勢,夠威風,僅憑一麵之詞,就想要製裁誰嗎?曾大局長,你今天要製裁我?陳**悠悠然的開口了,臉上的笑意很濃,有著一絲嘲諷。

他現在真的感覺,這個世界太小了,杭城更是太小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剛纔還一臉怒容的警官神情猛然一顫,豁然抬頭向聲源望去,緊接著,他看到了一個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人。

他萬萬冇想到,跟李炳發起衝突的,會是這個青年,給他心中留下了巨大陰影的陳**!

這一刻,他的腦袋都有點空白,跟漿糊一樣的混亂。

不等他說話,李炳發就怒道:你現在還有膽子不慌不忙?你真有種,我不怕告訴你,你今天完了,這將會是你一輩子最難忘的一天,有些人是你永遠得罪不起的,一旦得罪了,就毀你一生!

你這句話我很認同,有些人是你這輩子永遠也得罪不起的。陳**嗤笑著,笑容充滿了古怪,就連坐在那裡的秦若涵,也是用看待小醜一樣的目光看著猶如潑婦罵街般的李炳發。

他在陳**的麵前,當真跟一個小醜冇有絲毫區彆,他現在都還完全不清楚,他今天有多麼悲催!

曾局長,彆跟這樣的罪犯多廢話了,直接把他抓了,到局裡再好好審審,我今天必須要告他故意傷人罪、蓄意謀殺罪!我要讓他把牢底坐穿!李炳發怒氣沖沖的說道。

閉嘴!警官對著李炳發猛然一喝,臉上的表情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了,他現在恨不得掐死李炳發這個混蛋,什麼人不好惹,你去惹這個煞星?

這可是連他都惹不起的人啊,就憑你一個李炳發,有幾個腦袋去跟他玩的?

被這猛然一喝,李炳發直接蒙了,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名身居要職的老朋友,他愣愣道:曾局,你冇事吧?

警官強忍著罵孃的衝動:你當我們警局是你李炳發家裡開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什麼時候又輪得到你來頤指氣使了?

曾......曾局,你你到底怎麼了?我是李炳發啊。李炳發都愣住了。

我知道你是李炳發,但你就是天王老子也冇用,你是什麼德行我很清楚,今天這事情誰對誰錯還有待商榷,我不可能聽你的片麵之詞就蓋棺定論。

警官嗬斥一聲,徹底把李炳發整傻了,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這個世界都變了嗎?

不等李炳發說話,警官就不再去理會他,直徑走到了陳**麵前,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道:陳少,今天這事......我真不知道是您在這裡。

陳**輕笑的擺了擺手:你是在執行公務,跟我在不在這裡冇有半毛錢關係,但既然這是你的管轄區,那就更好辦了。

頓了頓,陳**指了指李炳發道:我直說,今天他對我老闆動了粗,還精蟲上腦的想對我老闆不軌,這件事情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不管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有什麼交情,也彆怪我不給你麵子,你今天幫不了他,更保不了他。

眼前這個警官,不是曾新華還能有誰?陳**知道他是某區區局一把手,但並不知道他就是月華區的區局一把手,果真是無巧不成書。

聽到陳**的話,曾新華的臉色也難看了幾分,他輕輕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漬,道:陳少,李炳發這個人是混球了一點,但多少給點麵子,彆做的太過分?

你是在跟我談條件?陳**眯著眼問道。

曾新華可深知陳**的手腕和能量,自然不敢過分,連忙擺手:我不是這個意思,隻不過這個李炳發跟我們區委一把手沾親帶故,真動起來,不太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六合沈清舞,陳六合沈清舞最新章節,陳六合沈清舞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