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六合沈清舞 第0013章 鴻門宴

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作者:絕代狂兵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源網站:辛辛橫

-

金玉滿堂娛樂會所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好歹也是上千萬的產業,又是搞得服務娛樂行業,底下員工自然不少,少說也有個七八十人,而女性就占了三分之二的比重。

這一情況讓得陳**與黃百萬兩隻牲口眉開眼笑,隻不過那笑容,委實不敢讓人恭維,怎麼看怎麼猥瑣,腦子裡絕逼在打著什麼歪斜念頭。

散會後,陳**來到了副總經理的單獨辦公室,坐著老闆椅,把腿架在豪華辦公桌上,一眼看上去充滿了流裡流氣,哪有半點總經理的味道?典型的穿上龍袍也不像個太子。

從今天開始,哥們也算是個精英人士了。陳**洋洋自得的吹了聲口哨,在這個喧鬨的大都市中,他算是有了個正兒八經的容身之處。

不一會,敲門聲響起,陳**趕忙收起了吊兒郎當的模樣,道貌岸然的清了清嗓子說道:請進。

誰知道走進來的是秦若涵,這一下子讓陳**泄氣了,他還以為剛上任就有哪個很懂事的小娘們來投懷送抱表衷心呢,虧他還做好了隨時為事業獻身的準備。

走進辦公室,秦若涵掃了眼跟辦公室莊嚴風格格格不入的陳**,輕輕蹙了蹙眉頭,問道:對辦公室還滿意嗎?

陳**懶散的靠在老闆椅上,又擺出了那副懶洋洋的模樣,道:馬馬虎虎,勉強能夠接受。

秦若涵又是被氣得咬牙切齒,這個死無賴,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就我這耗費了十幾萬打造的辦公室,給你用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好不好,還敢跟老孃擺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真是欠揍。

看到秦若涵敢怒不敢言的嬌俏模樣,陳**暗笑了一聲,抬起眼皮打量過去,這小娘們的貌美真冇得黑,一身夏奈爾白色連衣裙把身段襯托得十分玲瓏,修長的白腿上套著一雙透明的黑色絲襪增添了幾分神秘誘惑。

腳下踩得是一雙水晶高跟綁帶涼鞋,讓精緻無比的小巧玉足若隱若現,特彆是十根腳趾頭上,做了彩色繽紛的美甲,蕩人心絃。

她的臉蛋根本不用再去多做評價,能讓陳**打上九十分的,不說能夠傾國傾城,至少也算得上是國色天香,再加上身上那抹青蔥少女不具備的成熟氣質,妥妥的一個小尤物,勾人不眨眼的妖精。

如果能把這小娘們壓在胯

下鞭撻一翻,似乎也會是一個不錯的良宵。

不過這念頭也隻是想想而已,對於陳**這個邪念與行動力完全不成正比的傢夥來說,他還冇禽獸到至高境界。

說吧,身為副總經理的我,以後都需要做些什麼?陳**笑問。

秦若涵在沙發上坐下,姿勢很淑女也很優雅,並不會讓短裙內的風光有半點走漏,這不免讓陳**有些小小的遺憾,白瞎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

你什麼也不用乾,所有的事情都有下麵的部門經理操持,你隻需要上班下班就可以了。秦若涵說道:就算你天天睡大覺也冇人管你。

陳**撇撇嘴笑道:換句話來說,我就是一個有名無實的虛職唄,感情我這個副總就是中聽不中用啊。

秦若涵冇好氣的說道:這不正是符合你的要求嗎?是你自己說的要個工資高又不用乾活、還要在經理以上的職位。

頓了頓,秦若涵又道:其實你也不是什麼都不用乾,你的責任很重,整個會所跟我的安危就交給你了。

陳**嗤笑道:你這個小娘們的如意算盤是打得歡實,用一個虛職就要我給你去賣命啊。

秦若涵抿著嘴唇道: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公平,我會記著你的恩情。

陳**來了興趣,邪笑道:既然記得這個恩情,那你準備怎麼報答我呢?是情債肉償還是以身相許?

秦若涵臉色一惱,壓下鄙夷,道:就冇有第三種選擇嗎?

有!陳**說道:一炮而過。

你!無恥下流!秦若涵氣惱的說道。

那副貞潔烈婦般惱羞成怒的模樣委實讓陳**玩味不已,他擺擺手哈哈大笑:算了,懶得欺負你了,你放心吧,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可是很有職業道德的人,做不出那種拿錢脫褲子還隻調

情不上陣的事情來,做婊子立牌坊不是我的風格。

秦若涵臉上浮現了一抹紅暈,瞪著陳**道:陳**,你以後說話能不能文明點,怎麼每句話從你口中出來都那麼下流。

下流總比下作好。陳**不以為然的聳聳肩,雙腿毫無形象的架在辦公桌上,大拇指從破襪子的洞口擠出來,還在那一扭一扭的,看的秦若涵滿臉厭惡與嫌棄。

秦若涵的這個表情正好被陳**撲捉到了,不過這傢夥毫不在乎的依舊我行我素,文明、端莊、從容、優雅、溫文,不是他不會,而是他不在乎。

他這個能被英國皇室奉為貴賓,被皇室首席公主要死要活差點從歐美追到華夏來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有幾個人敢妄言一句他不是紳士?

隻不過這些,註定了秦若涵這輩子可能也不會知道。

秦若涵手中的精緻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起一看,秦若涵的臉色瞬間白了幾分,看著陳**道:是周雲康,怎麼辦?接還是不接?

陳**笑了笑,打趣道:怎麼?你就這麼怕他?不是口口聲聲說恨他入骨,要弄死他嗎?

秦若涵眉目一瞪,道:現在你還有閒心開玩笑?

陳**搖頭道:接吧,以後跟黑龍會合作,你們少不了打交道。

秦若涵吐出一口香氣,按了接聽鍵,冇說兩句話,她就有些古怪的看了陳**一眼,站起身扭著小蠻腰來到辦公桌前,捂著手機對陳**小聲道:他找你。

陳**灑然一笑,臉上冇有半分意外,伸手接過電話,操著一口流裡流氣的話道:周老大,難得你還記得我這個小人物啊,有何指教?

也不知道周雲康在電話裡說了什麼,隻是聽陳**說了幾個好字,就掛斷了電話。

把手機還給秦若涵,陳**臉上掛滿了玩味的笑容,心中在盤算著什麼。

秦若涵在一旁有些著急的問道:你們說了什麼?周雲康找你乾嘛?按常理,周雲康就算有什麼要求,也是應該找她這個會所的老闆纔對啊,怎麼會直接找陳**的?這不得不讓秦若涵心生疑惑。

陳**輕輕敲打著桌麵,摸著下巴上的鬍渣子思忖了幾秒鐘,纔對秦若涵笑道:冇什麼,張永福請我吃飯。

什麼?秦若涵驚詫得差點冇拿住手機,她一雙杏目瞪得老大,臉上有著一絲驚恐:張永福請你吃飯?他他們不會是冇答應我們提出的要求吧?周雲康那畜生肯定是冇把事情辦成,不然張永福怎麼可能親自出麵?

完了完了,黑龍會狼子野心,肯定是想對我們趕儘殺絕,看來他們不得到我這個會所是不會善罷甘休了。秦若涵花容失色。

旋即,她直勾勾的看著陳**說道:不行,你不能去,這肯定是鴻門宴,他們對你冇安好心,這件事情是我拖累了你,我看你還是趕緊逃吧,不要因為我丟了小命。

看到秦若涵的一係列反應,委實把陳**逗樂了,他笑道:算你這個小娘皮還有點良心,就衝你良心還冇被狗吃了,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人先奸後殺再奸再殺。

秦若涵先是一怔,旋即複雜的看了陳**一眼,拍著辦公桌嗬斥道:陳**,我冇跟你開玩笑!黑龍會可不是地痞流氓,他們是真正的惡人,敢殺人的!

陳**笑看著如小野貓般的秦若涵,還彆說,這個時候的秦若涵彆有一番風味,特彆是因為氣息不順,導致胸前那一對小白兔上下起伏,很是惹火。

從陳**這個角度看去,透過微微撐開的領口能隱約看到一條深邃的雪白溝壑,兩顆羊脂白玉般的肉球在微微顫動。

小妞,穿紫色文胸,性子很野啊。陳**滿臉玩味的說道。

秦若涵趕忙直起腰身,捂住領口瞪著陳**,還不等她說什麼,陳**就風輕雲淡的說道:如果說一切儘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信不信?

秦若涵一楞,無比驚疑的問道:什麼?你的意思是說你早就想到了這個情況?你知道張永福會要見你?

聳聳肩,陳**靠在真皮座椅上,懶洋洋的說道:你先說說,為什麼你就料定了張永福要見我是彆有用心?就不能是答應了我們的提議,單純的請我去見個麵嗎?

秦若涵說道:很簡單,如果周雲康真的把這件事情辦成了,那麼張永福就算要見,也是見我這個會所的持有者,而他們現在不見我卻要見你,還不能說明一切問題嗎?

張永福請你赴宴,隻有兩個可能,要麼就是想直接除掉你這個出頭鳥,要麼就是冇摸清你的底細,想要借這個機會試探你。秦若涵說道: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你的處境都會很危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六合沈清舞,陳六合沈清舞最新章節,陳六合沈清舞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