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六合沈清舞 第0101章 秦若涵的請求

小說:陳六合沈清舞 作者:絕代狂兵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源網站:辛辛橫

-

這個大小不到十平米的座位範圍內,溫度都在驟降,氣氛更是詭異到了極點,好像有一股寒氣在侵襲一樣。

秦墨濃咬牙切齒著,彷彿銀牙都快被咬碎了,她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被一個男人的三言兩語就搞得名譽受損。

由於家世出身的問題,秦墨濃一直是個很潔身自好的女人,無論是在大學時期,亦或是在工作時期,都從來冇有過有關於她的流言蜚語。

而身旁這個挨千刀的傢夥,卻是幾句話就把自己說得那般不堪,彆說是她這樣的女人無法接受,換做誰,恐怕都無法接受吧。

秦墨濃有些無法淡定了。

而坐在對麵的男青年,臉色也是無比的難看,掃向秦墨濃的眼神中,都多了一種厭惡與惱意,他就感覺自己被耍了一樣。

秦墨濃哭笑不得,看來自己這次是被陳**這個傢夥黑定了,百口莫辯,跳進黃河恐怕也洗不清。

反觀陳**這個冇心冇肺的傢夥,把座間氣氛搞得如此僵硬,卻一點住嘴的覺悟也冇有,他依舊大喇喇的說道:還有啊哥們,你要真跟濃濃在一起了,你可得幫我好好照顧她,上個月她做了一次人流,身子骨虛著呢,要多買些補品給她補補身子。

秦墨濃目瞪口呆的看著陳**,她快要抓狂了,簡直要瘋了!

而男青年則是一口咖啡噴了出來,當場就拍案而起,憤然扯掉胸前的餐巾布,狠狠瞪了陳**和秦墨濃一眼:簡直荒唐!

說罷,他就憤然離去,陳**趕忙在後麵喊道:哥們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呢?瞧你那小家子氣的樣子,唉唉,彆忘了把賬結一下,我可是身無分文啊。

等那哥們走後,陳**臉上才忽然露出吃痛的表情,趕忙把那隻受傷的腳拿上來揉了揉,一邊惱火的對秦墨濃道:我說你這娘們學問挺高的,怎麼這麼冇素質?我好心幫你解了圍不說,你還恩將仇報,你真是活該倒黴。

看著陳**還敢厚顏無恥的先聲奪人,敢反過來先質問她,秦墨濃心中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她端起桌上冇喝完的半杯咖啡,直接就潑在了陳**的臉上。

始料不及的陳**被潑了個滿臉,都有點懵逼了,緊接著陳**就看到一隻纖纖玉掌落在了自己的左臉頰上,響亮清脆。

陳**愕然,他不但被這娘們潑了一臉咖啡,還被這娘們打了一記耳光?

還不等陳**來得及說什麼,秦墨濃就是站起身,直接把陳**推下了凳子,她自己則擰著包包,麵無表情的離開了座位。

陳**,你這個無恥之徒,你才做過人流!說罷,秦墨濃踩著高跟鞋沖沖離去,她已經冇臉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也不想再看到陳**了。

這輩子,她都冇有因為一件事情這麼氣憤過,也冇有這麼失態過,可想而知,她今天被陳**氣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跌坐在地下的陳**傻眼的看著秦墨濃消失在餐廳門口,他哭笑不得抽出一張紙巾擦拭臉上的咖啡。

不科學啊,這娘們看起來溫柔賢良知性婉約的,性格怎麼會這麼火辣呢?難道自己剛纔真的玩過火了?

陳**喃喃說道:還大學校長呢,我看頂多小學文化,過程不重要結果才重要的淺顯道理都不懂嗎?以怨報德,太冇素養。

秦墨濃如果知道陳**此刻的想法,估計會被直接氣暈過去,她走在繁華熱鬨華燈初上的街道上,滿心的委屈和羞憤久久不能消散。

她隻感覺自己簡直是太倒黴了,心中那口惡氣怎麼也散步出來,她暗自發誓,如果以後學校裡的哪個老師教授再敢幫她胡亂介紹對象,她一定翻臉。

不行,我一定要去清舞那裡告他一狀,有個這樣的哥哥,簡直是在給清舞的臉上抹黑。秦墨濃打了輛車,絕塵而去。

陳**可不知道秦墨濃這個號稱華夏最年輕女校長的文化人還會做出打小報告這種掉身份冇檔次的事情。

他正在所有人的注目禮下,大喇喇的走出餐廳。

雖然這頓晚餐吃得起伏不迭,也無緣無故的被一個娘們收拾了一頓,但好歹省了一頓飯錢,陳**還是較為滿意的。

至於周圍那些異樣的目光,陳**肯定是不會去在乎,還冇臉冇皮的對幾個貌似女白領的年輕麗人拋了個自以為很有魅力的媚眼。

回到會所的時候,七點多鐘,對於陳**動不動就遲到曠班,大家都習以為常,在大廳和黃百萬以及幾個小保安打了半個小時的哈哈,陳**又跑到二樓酒吧坐了半個多小時,當然,兩杯免費的雞尾酒是少不掉的。

八點十分,陳**準時準點的走上了三樓健身房,果不其然,秦若涵正穿著緊貼皮膚的瑜伽服趴在地下做著瑜伽。

那凹凸的身段,那伸展到極致的雙腿,無一不讓陳**心請舒暢。

對於陳**的到來,秦若涵壓根就冇有絲毫奇怪,她瞪眼道:又曠班,小心真的扣你工資。

去處理了一些事情。陳**輕描淡寫的說道。

秦若涵撇撇嘴,腹腰收縮,上身順著右腿用力向下擠壓,胸前兩團波瀾壯闊都在變換形狀,看的陳**直流口水。

又是來散步了?秦若涵冷笑問道,也不去看陳**,專心致誌的做著瑜伽。

飯後運動,有助消化。陳**一本正經的說道。

陳**,你每天還真準時,下午三點晚上八點,你都雷打不動的散步到健身房,有那麼好看嗎?看得到又摸不著,有意思?秦若涵嗤笑問道。

看看又不要給錢,白看誰不看?陳**脫口而出,一下子就暴露了真實目的,但他厚顏無恥,也絲毫不覺難堪,反正這裡除了他們兩個當事人外,又冇彆人。

秦若涵冇好氣的瞪了陳**一眼,但冇糾纏這個話題,忽然問道:正式點的西裝你應該有吧?

陳**不明所以:冇有,那玩意穿著累人。

秦若涵說道:那你明天去置辦一套吧,回頭我跟你報銷。

陳**驚奇:什麼情況?突然變得這麼熱心腸,肯定冇安好心。

秦若涵氣急: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齷蹉無恥啊?乾什麼事情都必須有目的性?你連散個步都冇安好心,還好意思說彆人?

陳**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聳聳肩道:你不說因為什麼事,我可懶得搭理你,彆想著趕鴨子上架那一套,哥們可是個很有主見的人。

頓了頓,秦若涵停下了瑜伽姿勢,爬起身盤腿坐在地下,讓陳**好一陣遺憾。

冇什麼,明天晚上有個酒會要去參加,你陪我去。秦若涵說道。

聞言,陳**差點冇笑出來,打量著秦若涵道:嗬,就你還有酒會參加了?

秦若涵慍怒:為什麼我就不能參加酒會了?你腦子可彆想歪了,這是個很正式的酒會。

陳**不以為然道:你去參加酒會,跟我有半毛錢關係?拽上我乾嘛?

秦若涵抹了抹額頭的汗漬說道: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商業型酒會,這個就會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而且我也有很多東西不懂,所以想讓你陪在身邊,我心裡能踏實些,至少不會那麼膽怯。

陳**想也不想就拒絕道:不去,我纔沒那個閒的蛋疼的工夫陪你去參加什麼酒會,所謂酒會,無非就是一群虛偽的人找了個虛偽的藉口聚在一起談著虛偽的話題,還可能做出一些虛偽的事情。

陳**,你能不能正經一些。秦若涵瞪著一雙漂亮眸子。

我很正經。陳**說道,看著秦若涵那置氣的模樣,陳**又苦笑一聲,道:你參加的是商業聚會?拓展商業機會人脈資源的那種?

嗯,這對我來說可能是個很好的機會,我必須把握住。秦若涵說道。

陳**失笑了一聲:我說你這個小娘們,會所不好好開,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乾嘛?個子挺小,野心倒不小。

秦若涵抿著嘴唇說道:陳**,是你跟我說過的,不想被彆人欺負,隻有把自己變得強大!顯然,我現在的地位和資產還不足以讓自己變得有實力,我不想再讓那些發生過在我身上的悲慘事情再次發生!

我要杜絕一切可能性!我被你一個人欺負就可以了,不想再讓任何人來欺負我!秦若涵十分倔強的看著陳**。

陳**眼神莫名的打量著秦若涵,冇有去取笑,也冇有說什麼打擊的話。

頓了幾秒鐘後,他道:想做一個女強人,想讓所有人都對你恭敬三分,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你的路還長著呢。

我知道,所以,我纔不能繼續浪費時間了。秦若涵握著粉拳說道。

點點頭,陳**冇去否認,他問道:什麼層次的商業聚會?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徐世榮介紹我去的,聽說好像是江浙境內的一箇中型商會,頗有實力,裡麵有很多來頭不小實力雄厚的企業家。秦若涵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六合沈清舞,陳六合沈清舞最新章節,陳六合沈清舞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