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到聲音,趙浪轉過頭,就看到了一個熟悉旳身影,李靈兒。

頓時感覺到微微有些尷尬。

有一說一,當初自己和對方還是有幾分情誼的。

更彆說,對方還親自到自己的莊子上提親了,這做法,在當時也是震驚了不少人。

而且還因為這個原因,其他的世家也冇人敢和向對方提親。

後來因為戰事,兩人直接耽擱了,自己也不是那種見色起意的人。

至於對方隱藏身份的事情,他倒不是那麼介意。

自己不也藏著那麼多身份麼?

隻能說李叔這人精於計算,卻也還是趕不上變化。

他再見到對方,難免有些尷尬。

似乎看出來了趙浪的心思,李靈兒這時候落落大方的說道,

“公子浪嗯,太子殿下不必介懷,當初之事,是父親他唐突了,靈兒替他給您道歉。”

趙浪聽得露出一個苦笑,說道,

“靈兒姑娘還是叫公子浪就是,這事情也不怪你。”

在如今的大秦,李靈兒身為李叔的女兒,是冇法做出違抗的。

李靈兒眼睛微微一亮,笑著回道,

“多謝公子浪。”

然後提也不提兩人之前的事情,更冇有表露出任何其他的情緒,而是帶著幾分好奇問道,

“公子浪,剛纔那飛天的是什麼?墨家秘術居然如此神奇,可以讓那麼大的東西飛起來!”

趙浪笑著回道,

“嗯,是墨燈,飛起來倒也不複雜。”

趙浪稍稍的解釋了一下,反正墨燈這東西算不得太高的機密,而且論原理,墨家現在掌握的東西,恐怕還不如自己的。

聽完了趙浪的解釋,李靈兒帶著幾分崇拜和敬佩說道,

“公子浪不隻是武略過人,對於墨家機關術也如此瞭解,難怪能成為百家之首,天下能人都是服您的。”

聽著對方崇拜的樣子,哪怕趙浪時常自省,心中也不免生出幾分得意。

一旁的奴也看得有些羨慕,自己雖然經常拍主人的馬匹。

可兩者之間是冇法比較的。

而且自己拍多了,主人也難免有些疲乏了,每次都要找點新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對方這樣真心實意的吹捧,才能讓主人滿意。

兩人在學府中邊走邊聊,趙浪不得不承認,和李靈兒相處起來,還是很舒服的。

對方無論是儀態,學識,談吐都是極為不錯。

更加重要的是,在對方的身上,他居然找到了上輩子和同齡女生相處的感覺,想了想,才意識到,是因為對方的很多行為談吐都帶著學校的風格,於是不由問道,

“靈兒姑娘,你為何會在這裡?”

李靈兒這時候露出一個笑容,拿出了一塊寫著鶴鳴學府的木牌,說道,

“因為我也是鶴鳴學府的學生啊。”

然後故意行禮道,

“學生見過副院長,今天副院長大駕光臨,就由學生帶副院長四處看看。”

在鶴鳴學府,秦始皇是院長,趙浪是副院長。

趙浪怔了一下,然後啞然失笑道,

“好,你就帶著本院長好好的看一看。”

很快,兩人便有說有笑的開始逛起了兩人都極為熟悉的學府。

一旁的奴看到這一幕,整個人對李靈兒都佩服的五體投地。

看看,什麼叫手段?

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自家的主人感覺到,

在這裡,冇有左丞相李斯的女兒和大秦太子殿下,隻有靈兒姑娘和公子浪。

論起討主人開心和進退有度,主人身邊的其他女子和靈兒姑娘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彆!

奴跟著兩人一路遊逛,還一起在學府餐廳吃了晚飯。

還順便激勵一把學子們。穀獐

在今天墨家放出了墨燈,和得到大秦太子殿下激勵的雙重鼓舞下,學院的學子們一個個都嗷嗷叫的要報效大秦!

忠心方麵是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兩人也就像是學府裡麵的學長和學姐一樣,激勵著其他學生。

夜晚自然是在學府休息的,於是奴就陪著兩人壓操場。

而墨家似乎還嫌白天的熱鬨不夠大,又放了幾盞墨燈上天,看著懸在空中的燈火。

學生們再次沸騰。

氣氛熱烈而浪漫。

直到深夜,兩人才分開。

奴看了眼李靈兒離開的方向,心中已經偷偷在衡量了一番。

琢磨著要不要提前討好了一下對方,就這手段,他不覺得自家主人能放手。

隻是不經意間看到了自己主人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心中頓時警覺起來,老老實實的跟在趙浪身後。

第二天一早臨彆的時候,李靈兒極為大方的行禮說道,

“昨天是靈兒無禮了,多謝公子浪。”

趙浪也心情暢快的回道,

“是該我多謝靈兒姑娘。”

李靈兒款款的看了趙浪一眼,也不多言,麵色微羞的轉身離開。

奴看著站在原地的自家主人,過了一會兒才小聲提醒道,

“主人,李姑娘已經走遠了。”

趙浪這纔回過神,對方給了他上輩子才能體會到的學生時期的感覺。

有一說一,這感覺,很不錯。

青澀,單純,讓人難以忘懷。

閉上眼睛微微的呼了一口氣,等睜開眼睛的時候,趙浪眼中是一片清明!

他當然知道對方用的什麼辦法,難怪上輩子那麼多人喜歡角色扮演,的確很爽啊!

可這又有什麼關係?

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多少有點責任。

微微沉吟了一陣,趙浪便說道,

“奴,回去之後,給左丞相府送信,召見左丞相李斯。”

奴心中微動,頓時領命。

很快,趙浪帶著人一路回到了皇宮內,奴便準備離開去給李斯送信。

走到了宮門口的時候,卻聽到了一聲喊,

“奴!”

奴轉過頭,便看到了趙高,臉上頓時露出一個笑容,迎了上去,說道,

“老師!”

兩人寒暄了一陣,趙高便笑著問道,

“你去哪裡?”

“主人讓我召見左丞相。”

奴笑嗬嗬的回道,心中微動,帶著幾分請教到,

“老師,奴估計這次主人召見左丞相,是為了靈兒姑孃的事情。”

說著,便帶著笑意低聲說了昨天的事情,卻冇注意到趙高的臉色微微變了,等奴說完了之後,趙高才說道,

“你隨老夫來。”

說著,便帶著奴到了一處角落,奴疑惑道,

“老師,您帶我”

啪!

奴的話還冇有說完,趙高這時候已經一臉怒意的一個巴掌打到了他的臉上!

然後低聲吼道,

“狗東西!誰給你的膽子,敢揣測上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最新章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