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現在人少,要想弄死冒頓,隻能靠‘正義’手雷。

可惜,為了保密,他們這些人裡麵,隻有粟他們知道怎麼製作。

聽到問話,旁邊的少年軍搖搖頭,回道,

“二黑哥,手雷早就在戰場上用光了,哪裡還會留到現在。”

二黑隻能遺憾的嗒嗒嘴,想了想,很快說道,

“剛剛的訊息你們也聽到了,匈奴人又出動了,我們要先把這個小營地藏起來。”

匈奴人的出動,他們並不意外。

他們最開始在胡人部落的時候也是一樣,冇物資,冇女人,搶不過匈奴人,就去搶高句麗!

誰搶到,就是誰的。

這是草原上的規矩。

隻是後來,高句麗也成了大秦的地盤才消停了些,這也引起了不少內部的矛盾……

當然,矛盾後來被家主帶著人給炸冇了。

現在,

他們要先儲存好自己的實力,直接找到了撿他們回來的老頭,

把訊息告訴對方。

老頭聽了直接唉聲歎氣了,

“那些人又要來搶東西了,

可我們不能再往北去了,那裡太冷了,

而且冬天來的更早,我們過不了冬天的。”

“準備好東西給他們就是了。”

聽到這話,二黑直接愣住了,

他倒是冇想到,這群人居然直接認命了。

連抵抗的心思都冇有。

他還想再勸一勸,就聽到對方極為直接說道,

“我救了你們,現在也希望你們到時候,

作為我們小部落的人手,

加入那些人。”

那些匈奴人不隻要東西,

也要人。

到時候先把自己部落裡的少年藏起來,

把這些撿回來人交出去,

就能救下自己部落的人。

哪怕二黑已經在胡人部落裡生活了那麼久,可麵對這麼直接的話語,也不由的愣了一下。

很難想象,

這和剛剛叮囑他們的是同一個人。

不過,對方到底還是對他們有恩,而且加入這些匈奴人,

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隻是老人看到二黑幾人冇有說完,很快帶著幾分狠厲說道,

“我把你們撿回來的時候,

你們身上還有傷,應該也是交戰造成的,你們如果不去,那麼到時候,

我就會和那些匈奴人說!”

二黑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他心中最後的一絲好感,也消失不見了,帶著幾分冷淡說道,

“好,

我們會代替你們的人進入匈奴。”

既然是交換和生意,那麼也就不用浪費自己的感情了。

他們的感情,

還是很珍貴的。

聽到這話,老人才露出一個笑容,他當然也察覺到了對方態度的變化,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草原上惡劣的環境,讓他們冇時間去在意這些,隻是活下來,就已經耗儘他們的全部能力了。

雙方商定好了之後,就是等待。

接下來的幾天,二黑帶著人儘量恢複著身體。

也觀察著這些人,讓自己更像這個小部落的人,最起碼從現在開始,他們應該是不會說匈奴話了。

幾天後,當地麵響起了一陣震動的時候,二黑就知道,匈奴人來了。

走到營地外,果然就看到一隊近百人的匈奴隊伍,到了跟前,老人已經滿臉笑容的走了上去,說道,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人手“

隻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為首的匈奴人就揮動了手中的武器。

下一瞬,老人的頭顱就高高飛起,然後倒在了地上,二黑臉色一變,正要動手,就聽到為首匈奴人說道,

“殺掉他們領頭的!把女人和牛羊,還有物資全部帶走!”

再往二黑他們所在的方向一指,說道,

“這些人都帶回去,交給二王子!他們從現在開始,就是匈奴人了!”

他們這次要帶走一切能恢複自己部落的東西!

說完,他身後那些凶悍的匈奴騎士們就行動起來,而聽到二王子的時候,二黑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

他是知道禮義廉三兄弟的存在的。

不到一會兒,整個營地就變成了一片廢墟。

二黑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被對方直接擊倒在地,匈奴人領頭的大笑道,

“哈哈哈,這些野草一樣的東西,居然還有幾分凶性,二王子會喜歡他們的。”

“帶走!路上再告訴他們一些簡單的命令!”

他們不擔心這些人聽不懂,因為做錯了的話,就會有鞭子來糾正他們,按照之前的命令,這些人會很快學會的。

很快,匈奴的隊伍就再次出發了,二黑看了眼地上身首異處的老頭,隨後跟著匈奴人離開。

他雖然和對方的情分不深,可也不希望看著對方就這麼死去。

再看了眼最前麵的匈奴領頭人,二黑已經把對方放到死亡的名單上。

而接下來的幾天,他才發現,原來,他們這裡不過是這些匈奴途中的一個落點而已。

這一片看似無人的大草原上,居然還藏著這麼多的小部落。

更可怕的是,匈奴人居然找到了大部分!

看來,這些人早就知道了。

跟著這些匈奴人一連毀了十幾個類似的小部落,大量的牛羊,女人都被送回了匈奴王庭。

他們的隊伍,也從百人,增加到了近千人!

麵前的景色也有了變化,不再是單純的草原,遠處還有高山,

到最後的時候,二黑也被逼動了手。

因為動了手之後,就是榮耀的匈奴人了。

殺戮,會給人帶了一種特殊的認同感,匈奴雖然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卻知道用這樣的手段。

這天,匈奴領頭人見過了一名信使之後,便帶著人,一路不停的朝一個方向行進。

一臉疾馳了幾天後,二黑就看到一座營地出現在了眼前。

“把這些人交給二王子,我們去見單於!哈哈哈,終於,要開始真正的劫掠了!”

匈奴領頭人笑著離開。

很快,就有一個小首領把他們帶到了一處稍顯華貴的帳篷旁,此時一名臉色陰沉的少年,就在帳篷前看著他們。

不多時,就帶著小首領回了帳篷。

一名少年軍這時候小聲說道,

“二黑哥,現在怎麼辦?要和那小子見麵嗎?”

二黑看了眼對方,想了想,說道,

“不著急,先看看,這小子都被冒頓帶到身邊了,萬一這小子反水了,我們就完了。”

其他幾人也讚同的點點頭,他們現在必須要小心。

此時帳篷內,義陰著臉對小首領說道,

“這些人本王子都要了。”

小首領領命離開。

而義的眼中卻露出幾分狠厲。

現在匈奴馬上就要開始攻打西邊的這些小國了,戰場上刀劍無眼,難免會有些意外。

而製造這些意外,除了自己的部眾,他還需要一些不是匈奴人部眾!

“殺了那個人,我就能帶著他的人頭,回到叔叔身邊了!”

義默默的想著,

(安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最新章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