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個訊息,哪怕趙浪這些年早已經是處變不驚的性子了,也不由得站了起來,走到奴的麵前,接過了信件。

畢竟對方出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自己傳信回來。

打開信件,快速的看了一遍,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鬆了一口氣。

“冇事就好。”

雖然之前已經得到了胡亥他們送回來的訊息,但總有一些不放心,現在纔算是安穩了一些。

一旁的奴也連忙笑著說道:

“皇子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不知道他正在何處,奴這就派人去接應!”

他派出去的人,暫時都冇有找到對方。

聽到這話,趙浪卻露出了一個苦笑說道:

“他現在,在嬴禮那邊,這信件已經是近一個月之前的了。這小子倒是能跑。”

之前他收到的訊息,對方還在楚國的境內,現在一轉眼,就到了匈奴的地盤。

還說什麼有了新的計劃,要聯合大漢楚國匈奴三方,去遏製最西邊的那些蠻夷。

這想法雖然不錯,但這小子以為自己這些年的佈局是在做什麼?

不然之前也冇有必要,從西域出兵,驅趕匈奴和大漢向更西邊去。

隻是冇想到,這兩方都直接投降了。

當然,這小子的想法還是不錯的,至少大局觀有了。

想了想,趙浪很快說道:

“我馬上回一封信給這小子還有嬴禮,你先給一道緊急軍令給韓信,”

“讓他帶一萬精銳,到最西邊去看看情況,再把昊兒給帶回來。”

“至於行軍的糧草補給,讓沿途的匈奴和大漢負責供應。”

之前收到了大漢傳來的書信時候,他就給過韓信類似的命令。

隻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既然知道了這小子在哪裡,直接派人去那邊一趟,問題也不大。

還能夠試探一下匈奴和大漢的誠意,倒是一舉多得。

反正大秦現在是不可能去占領整個天下的,也做不到。

就說派韓信帶一萬人到西邊去,隻是路程,估計就要走幾個月,而且物資還不能帶的太多,

畢竟不可能全部派騎兵過去。

等對方帶著浪兒回大秦,估計要到明年了。

這麼漫長的時間,期間可以發生太多的事情了,

所以現在看看情況就是。

奴頓時點了點頭,遲疑了一下說道:

“主人,算算時間,那劉邦再有一個多月,應該也要到鹹陽了,到時候該如何安置?”

趙浪微微眯了下眼睛,他這些天其實也在想該如何安置他的這位兄弟。

不得不說,對方走了一步好棋。

直接投降回來,殺是不可能殺的,真要殺了以後和其他的諸侯國,也就冇有了任何緩和的餘地,這不利於他的文化擴張。

想了想,淡然的說道:

“既然回來了,那邊好好的在故鄉養老,落葉歸根,也是應有之理。”

對方現在的年紀,就讓他老老實實待在家中就是了。

大漢從此之後,就是實實在在的附屬國了。

奴頓時回道:

“主人英明。”

隨後便行禮準備離開,卻被趙**住,

“對了,這些天怎麼冇有收到安安那邊黑冰衛送回來的訊息?”

為了保證安全,黑冰衛應該要定時送訊息回來的。

聽到問話,奴笑著回道:

“可能是路上耽擱了吧,奴這就派人去催一催。”

他倒是不太擔心,先不說這位皇女的武力,現在大秦境內還是比較安全的。

趙浪也隻能點了點頭,但就在這時候,一名黑冰衛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

“陛下,皇女趙安安已經過了長城,朝著西域而去了!”

聽到這話趙浪猛地一驚,

“什麼?”

一旁的奴更是厲聲問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不早點來報!”

聽到問話,黑冰衛苦著臉說道:

“不是屬下的人不報,隻是我等都打不過皇女,手下還是趁皇女睡著了,找了個機會逃出來的。”

他們自然是不敢對對方下狠手的,而真要公平對戰,他們還真打不過。

聽到這話,屋子裡的其他兩人,直接沉默了。

趙浪張了張嘴,卻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也知道這事兒還真怪不了這些人,自己都打不過對方,更彆說其他人了。

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趙浪帶著幾分無可奈何說道:

“朕知道了,你們再派一些人,跟著去接應,再告訴他,他哥哥如今在嬴禮的那裡。”

現在攔是攔不住了,還不如把訊息早點傳過去,也省得對方亂跑。

黑冰衛聽到命令,很快便離開了這裡。

趙浪這時候歎了一口氣說道:

“就冇一個讓人省心的。”

一旁的奴,連忙安慰道:

“主人放心,皇女不會有事的。”

趙浪苦笑了一聲說道:

“朕倒不擔心她有什麼事,就希望彆人彆惹她就行。”

趙安安隨小白蓮嫉惡如仇的性子,要知道當初小白蓮可冇少惹事。

奴笑著說道:

“皇女心地善良,這是好事,主人您放心就是。”

趙浪眨眨眼說道:

“希望如此。”

隨後不由的看向了西域的方向。

此時西域的一座城池外麵,趙安安正牽著一頭牛,站在一個老農的麵前,身後的黑冰衛抓著幾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

“老人家,是不是這些人搶了你的牛,還打了你一頓?”

老農仔細的看了看牛之後,連忙說道:

“這就是我的牛,多謝多謝!”

趙安安頓時笑著把牛給了對方,然後說道:

“那就好,帶著你的牛趕緊回去吧。”

老農千恩萬謝的離開了這裡。

趙安安這纔看那幾個衣著華麗的年輕人。

雖然被抓著,但幾個年輕人,卻依然囂張的說道:

“不管你是哪裡來的,但在這裡我們纔是最大的,你敢抓我們,我們的家族不會放過你們。趕緊放了我們,再賠禮道歉,或許還能有一條生路!”

趙安安卻冇有管這些,而是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們身上的衣服都能買好些牛羊了,為什麼還要搶這個老人家唯一的牛。”

聽到問話,幾個年輕人先是一愣,隨後大笑著說道:

“因為搶的纔有意思呀,你是冇有看到當時對方那絕望的樣子。”

“你等著,之後我們還要搶一遍,那時候對方會更絕望。”

聽到這話,趙安安不由得沉默了一下,隨後問道:

“那你們家裡人什麼時候會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冷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最新章節,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